拼回最後一片缺角:鄭性澤的媒體印象

上一期的冤案媒體報導觀察,我們盡可能地梳理主流媒體報導冤案的方式,並試圖探討背後可能的原因。然而,不論是一開始主要引用檢警說詞,或是到後續針對救援團體介入的相關報導,不難發現所有的描述幾乎都是由他人之口而成。雖然討論皆圍繞在鄭性澤身上打轉,身處暴風圈中心的主角、唯一親身經歷案件始末的人,自2002年案發遭逮捕後, 一直到2016年再審開庭前,卻始終在發言台上缺席。

城中金石堂專題(上):跨越一世紀的文創伸展台

城中金石堂存在許多人的記憶中,但你知道嗎?整棟百年洋樓的文化底蘊,遠遠超乎你我想像。位於榮町的百年建築,早在日本時代便以嶄新經營形式匯聚人們的故事,讓「文化創意」在百年前的臺北城內默默紮根。

一篇能源報導,到底要說故事還是塞資料?

「媒體在進行能源報導時應該加上特定議題的倡議嗎?」
「要怎麼做才能讓能源報導突破同溫層?」
這是之前Clean Energy Wire(以下簡稱CLEW)在一場能源媒體跨國交流會中拋出的兩個主要問題。筆者於〈鉅變的全球能源結構中,我們需要怎樣的媒體識讀與媒體〉一文中,已經對第一個問題做了詳細討論,今天我們就接著來討論第二個問題;讓我們先從同為與會者之一的Craig Morris在去年年底寫的一篇文章起始。

第 1 頁 / 共 20 頁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