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平權或鞏固特權?戳破小蜜蜂的盲點!

不少婚姻平權的支持者,為了提高民眾對同婚的接受度,將婚姻平權與性解放道德觀、非關關同志的其他性少數議題做出切割,並高喊「愛最大」等口號,宣稱婚姻是作為相愛的二人獲得幸福人生的必要條件。但此一方式不僅沒有看到同志運動的本質、同志群體中的異質性,也更加強了婚姻特權,將社會中的性少數、單身族、不婚族推向更不友善的處境。

律師看的比法律更多——柯萱如律師專訪

「 律師在做什麼? 」當我們面對這個問題時,腦袋裡會產生什麼樣的想像呢?
有的人可能會說,律師為人民仗義執言,是法律和正義的守護者;有的人可能會說,律師替罪犯辯護,縱曲枉直、天理何在;有的人可能會說,法庭上的律師總是滔滔不絕、口若懸河,令人景仰;有的人可能會說,律師很會背,腦袋裝滿憲法、民法、刑法、商事法……;有的人可能會說,律師高傲尊貴,他在講什麼根本「聽攏無」;有的人可能會說,當律師很好賺,包你住豪宅開名車……。
一百種人可能就有一百種對律師的想像,但我們可以確實了解律師究竟在做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