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低投票率的解構

唐納·川普(Donald John Trump),這位非傳統認知的政治菁英之當選,使得某部分的人感到焦慮。然而,在狂人當選背後,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投票率僅56%,也可以說是選舉制度正面對的憂愁。

川普當選下的全球化矛盾與路線反思(上)

川普能跌破眾人的眼鏡選上美國總統,與全球化、美國資本主義的體制有很大的關係,在美國底層白人的眼裡,外來移民者衝擊了他們原本的生活,但在美球化的浪潮之下,舊有的政治社會元素也不得不面對這樣的大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