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轉生】走過盛衰風華 猴硐:自煤至貓的山城

圖片說明/全台首座人與貓共用的「貓橋」,結合觀光、藝文等特色。
圖片說明/全台首座人與貓共用的「貓橋」,結合觀光、藝文等特色。

文/戴郁芳、陳明鴻

乘著區間車由北迴線緩緩地駛過,繁忙的台北僅要五十分鐘車程即可到達幽靜的小村落--猴硐。一下列車走上連結月台的行橋及出站匠心獨具設計的「貓橋」,裏頭佈置了一顆顆以廢棄漁網漂浮球繪製而成的俏皮貓咪頭型、各式裝飾精美的彩繪貓咪掛牌,這些牌式不僅試著讓遊客了解這裡貓隻的習性,也詳細地記錄了猴硐小鎮的煤礦歷史文化,而這些巧思、創意都來自猴硐在地熱心愛貓人士。

沉浸於歷史與彩繪貓咪的情境,瞥向右方的蓊鬱山林,猴硐站亦是個被層層翠綠山巒溫柔包覆的一個小小山城。儘管不若九份以悲情城市聞名,這裡也曾經是台灣日治時代煤礦業最興盛的小鎮之一。2009年,一位熱愛貓咪攝影的女士貓夫人,發現此地獨有的貓群生態,於是發起替貓咪清潔環境的「貓掌日」,此舉使猴硐貓咪聲名遠播。在2013年則被國際有線電視媒體CNN評選為全世界最推薦的六個賞貓景點,故猴硐現在也有個響亮的別稱:貓村。

透過媒體不斷的推波助瀾,貓村聲名大噪,根據新北市觀光旅遊局最新的人數統計:2013年共有近59萬人次遊客,到了2014年更是成長了1.5倍,造訪人次直破80萬。這些數字是2009年以前猴硐遊客的數百倍,然而絡繹不絕的觀光人潮又帶來了哪些文化上的衝擊?對於此地的傳統文化又有什麼本質上的影響?人潮一多所衍生的商機亦增加,又是否會有過度以淺薄的商品化概念來包裝原生猴硐文化的疑慮呢?

產量冠全台 受煤礦庇佑的山城經濟

鮮為人知的,猴硐火車站從日治時期的1920年代的至光復後的1990年代,都是一個大型的火車站,其地位可媲美現在的普悠瑪號、太魯閣號的停靠站。其因為:猴硐地區地處得天獨厚的基隆火山群下,火山產生的高溫、高壓正好可以生成純度較高的煤礦,意即每單位的煤炭所能產生的熱量也較高,是一般煤炭的兩倍。故日治初期日本人大肆開採台灣煤礦,由基隆延伸到猴硐。

明治44年(1911)屬民間投資的顏雲年在猴硐開設「大粗坑」,而後更於大正三年(1914)與日人木村久太郎合資開設「久年二坑」,正式開啟了工業化下猴硐的煤礦採集史。台灣光復初期,各種工業需求日益增大,對煤礦的需求遽增。開採興盛時期,苗栗以北有398家煤礦廠,而猴硐地區僅瑞三煤礦一家公司的產量即佔了全台煤礦的七分之一,堪稱當時台灣規模最大、品質最好的煤礦廠區。直到1990年,台灣環保意識抬頭、各地礦災開挖日益困難導致礦災頻傳,礦區宣告封礦,猴硐居民頓時失去了大量工作機會,此地經濟發展也停頓了下來。

煤事不再 親人貓重建小城特色

暖風徐徐的愜意午後,不畏人潮的貓群就直接安安穩穩地在路旁睡起午覺來,,牠們不論是或坐或臥,或偶時一個縱身飛越低矮瓦舍磚房、巷弄,對人類皆不見絲毫畏懼神色。

對此景象,猴硐文史工作室創辦人,同時也身兼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審查委員、觀光旅遊局審查委員的周章淋先生提到,台灣很難有其他地方的貓群能像猴硐這邊一樣親近人,「一般的貓咪即使是家貓,也只會對主人撒嬌,對於其他的家庭成員可能會不理不睬,那麼一般在街上的街貓也就更不可能和陌生人親近甚至嬉戲逗弄了。」

猴硐貓咪聚落的形成因素主要有兩個,一為地勢阻隔、二為居民地權劃分。猴硐地區為群山環繞,山區多有老鼠,早期居民會養貓來捕捉,加上猴硐車站主體將靠山坡一側的光復里(註:地域上更狹義的貓村,貓咪主要聚集此側)與平地猴硐車站正門口一側分隔開來,導致靠山一側的聚落交通同時受地形及鐵道阻隔,形成貓咪群聚的聚落。

而因此地各個居民持的地分有限,若要變更土地使用,須事前取得所有居民的同意,變更土地用途就顯得極為困難。因此,這裡的生活型態不若台灣其他鄉鎮的農業生活有著種菜,養豬、養雞鴨等習慣,而也正是因為沒有養殖牲畜,加上傳統節儉的觀念,居民的剩菜剩飯不願意倒掉產生浪費,便會餵給這些幫忙捕捉老鼠的貓隻們,好好的犒勞一番,才使這裡的貓咪與人類格外親近。

除以上主要兩點原因,另尚有一隱形的次要因素即為歲月的積累:此處居民與貓隻相依共存的時間最早可以推即到1920年代的日治大量開採煤礦時期,迄今2016年,已有了近一世紀的歲月累積,因此周先生也笑稱:「這裡的貓咪一生下來就有著與人類親近、信任的基因,這個就是猴硐貓村最獨有的自然文化,這也是其他地方很難模仿過來的。」

圖片說明/貓村文化示意圖,猴硐內有多樣巧思的貓類擬人化模型。
圖片說明/貓村文化示意圖,猴硐內有多樣巧思的貓類擬人化模型。

貓瘟瘋傳?貓友社成員:僅是個案

至猴硐探查當日,為了躲雨,我們誤打誤撞進了一間以貓咪為主題的咖啡廳「貓村躲喵喵咖啡館」,進門時老闆娘嚴寶鑾女士便十分熱情的招呼我們。一向她表示我們想更瞭解猴硐,她興高采烈地將所有關於猴硐文化的書拿過來,其中一本是貓夫人來到猴硐所記錄下所見所聞。

2009年10月31日是第一個貓掌日,鼓勵大家來猴硐不只拍貓、玩貓,也順手清理貓的排泄物,一同打造乾淨溫暖的貓村,「猴硐貓友社」即在這幾次活動之後成立了。至於活動是否造成貓群不安?是否打擾居民?貓夫人寫道:「這裡的生活一切如常,除非居民自己想改變,要不然誰都不能徹底改變誰。」同為貓友社一員的嚴寶鑾則表示,貓夫人並沒有改變什麼,在她來之前,猴硐的貓原本就很多,在貓夫人與志工的努力、以及居民配合之下,貓村越來越乾淨,更透過宣傳名聲遠播。

而居民花在貓身上的醫療費雖所費不貲,卻也是毫不手軟。至於前兩、三年在網路上瘋傳的「貓瘟」一事,據嚴寶鑾的說法,此也僅是個案被放大檢視,就像人類社會也會有偶爾感冒的人,居民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顧並對生病的貓送醫及投藥。貓咪們現在是由猴硐貓友社的志工在管理,由民間自發性出資協助他們運作。但目前的醫療、伙食及昂貴的結紮費用仍舊入不敷出。

貓村是貓咪的天堂嗎?

隱憂一:貓天堂?貓地獄?

隨著遊客漸多,嗅到龐大貓咪商機的店家,開始販賣起如逗貓棒、貓飼料等等會干擾貓隻生活的物品。儘管當天我們經過店家時並沒有看到,但「其實某些店家還是會販賣,也只能和遊客宣導不可用逗貓棒逗弄街貓、不可隨意餵食貓咪,以免干擾貓的生活。」老闆娘憂心忡忡地答道。

隱憂二:棄貓問題

外來的貓被棄養的情形嚴重嗎?老闆說,街貓有一定的地域性,被棄養的通常是家貓,而家貓平常有打預防針,因此不會帶傳染病進來。但是被棄養的貓會被在地的貓群排擠。而當居民發現陌生的貓,就會帶去掃晶片找飼主,動保處會對飼主開罰。依據《動物保護法》,如果飼主惡意遺棄,可處三萬元到十五萬元的罰鍰。

「如果人們無法以同理心看待,再多罰鍰都不能根絕惡劣行為,希望為人父母以身作則,從小教育子女。培養同理心、責任心,這是對未來人格發展很重要的一環。」貓夫人在書中語重心長地寫道,無論貓村有再多的警示用牌來提醒遊客不要任意餵食、逗弄貓咪,她認為還是要從我們的對貓咪的同理心、尊重做起,達到和諧的人與動物生存。

圖片說明/貓村文化示意圖。
圖片說明/貓村文化示意圖。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