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大學放榜那一天與初到中華大學那一刻

圖片說明: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一百零四級班民國一百零四年十二月十日合影於桃園埔心牧場(導師曾建元攝)
圖片說明: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一百零四級班民國一百零四年十二月十日合影於桃園埔心牧場(導師曾建元攝)

文/曾建元(讀者投書)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與多元文化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

又到了大學招生的季節,我相信,絕大多數的考生都有自己的理想志願,而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都不滿意自己所錄取的校系。但這沒關係,你可以改變自己,也可以改變環境,只因為一次的大學入學考試,就決定了你幾十年的人生,這是何等荒謬而沒有道理的事情,而不幸地,很多人真的就這麼被偶然的機運所擺布了。

分享我親身的經歷。我當年都曾經歷升學考試自以為是的挫折,我的高中同學有的是把書包到倒著背,不讓人家看到校名;我與大學直屬學長認識的第一天,他就問我要不要轉學?你們一定覺得我的學校都不好。告訴你,我的高中現在是新北市最好的公立學校,我的大學科系是臺灣最好的私立大學法律學系。在我讀那學校之前,它們的社會聲望都不算高,我的高中是臺北區公立高中聯合招生的第六志願,那時候只有八個志願;我的系上的司法實務組曾經是僅次於政治學系的該校錄取分數最低的學系。在我畢業後,它們的社會聲望和錄取分數越來越高,我相信,它們之所以會如此為人稱頌,是因為有我和我們歷屆校友的一份參與和努力。我們讓這座校園因我們而精彩,設法讓它以我們為榮,果然。

今天的中華大學,無論在校園環境規劃、圖書資訊服務、學生諮商輔導、師資等方面的條件,都強過我當年的大學,如果那個學校能培養出我,──我沒甚麼了不起,但我日後的專業學術表現超越了我那一年大學聯考名次在我之前的許多人,我甚至成為那一年我望之遙不可及的國立臺灣大學的教師,那麼,同學們,你們是不是該心存感謝,臺灣的高等教育擴張政策和中華大學的設立,讓今天的你,或者,千千萬萬個你,可以用最便宜的代價進入大學,給你與你夢想中的大學相同水準的師資和課程,讓你足以充分享受自由學習的快樂,擁有在人生的轉折點上重新出發的最佳後勤支援?

如果你發現身邊有一些上課不認真、嚴重影響讀書風氣、成天渾渾噩噩的同學,請不要抱怨他們。他們很可憐,他們的心理和相關知識準備不足,所以到了沒有父母和老師成天在耳邊叮嚀、嘮叨的大學,人生就迷惘了。那是他們生命的悲劇,但你不需要跟著陪葬。你要謝謝他們,讓你有機會自覺、讓你有機會出人頭地,讓你有機會把獎學金賺回去。

以下是我的大一導生的想法,這是他們去年入學後,我利用十一月《法學緒論》期中考試時請他們寫下來的,也用這個當作送分題。每年習慣老師畫重點、安排讀書進度的大多數大一新生,第一個大學的期中考都是一次震撼教育,把他們震得灰頭土臉、血肉模糊、涕泗交流。我留下了他們應考時的真實心情。在人生的方向,他們可以拿來作為座標,隨時校正自己的航道,也可以作為燈塔,指引他們的學弟妹如何走進這座校園,做一趟青春的自助旅行。

吳姍諭

由於高一、高二的怠惰,高三最後一年也不認真,在考完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後,自己的心裡大概有了底,上好大學的這個夢,碎了;上法律系的這個願望,無法達到了。而在指考成績出來後,做了落點分析,心裡更是確定法律系真的無望了,儘管如此,我在填志願時,還是把法律系全部填上了,再來是政治系,最後才是公共行政與政策學系(行政管理學系)。可能是喜歡看政論節目、對於時事關心也很有興趣,再加上心裡一直覺得讀法政科系好像比較好,於是志願前面統統塡法政科系,最後才填商學院。其實在做落點分析的時候,那時,我就已經知道,大概是上中華大學的行政管理學系,我心中沒有喜悅,因為我覺得中華大學很差,而且行管系也不是我想要讀的科系。終於,8月6號放榜了,早上8點,我跟所有人一樣,守在電腦桌前,等著看說自己是上哪一間大學,結果就如我預期的一模一樣,考上中華大學的行管系。可能是心中早有預料,放榜的那一刻,我很冷靜,並沒有大哭,但是心情很差,真的好不起來。放榜後的兩星期,曾經一度想著重考,但後來認真地思考後,還是決定來讀中華大學。為什麼是這樣的決定呢?因為我覺得重考很浪費時間,而且再考一年,結果可能也差不多(聽說不會差很多),於是,我就很認份地進來中華大學。其實初到中華大學的那一刻,我是沒有太多的感覺,只覺得進來中華大學是接受懲罰的結果,但為什麼要來?因為我需要一個大學學士學歷,我不能只有高級中學畢業。但就是有這種拿文憑的心態,我對中華大學的認同度很低。或許是時間有「撫平傷痛、逐漸讓人放下執著」的功效,我現在已經漸漸釋懷了,漸漸地接受自己是中華大學的學生。

記嘉馨

那一刻,我屏住氣,我謝謝上帝讓我上了這所學校,因為若我沒有上這裡,下一個志願就是我最不希望去的學校,但其實更糟的是,我對「中華大學」幾乎沒有印象,腦中充滿疑惑,於是馬上google了一下,原來中華大學位於新竹,這時我的心冷了一半,我住在台東,這兩地的距離和車程有多遠?非常遠!我心中百感交集,我要怎麼和父母交代?這個距離他們接受嗎?我該怎麼告訴他們?當下比要進指考考場還緊張,擔心家人會接受這個結果嗎?能接納我嗎?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面,眼淚不自覺流下,一刻也無法停止,幾個鐘頭過去,我才拿起電話打給正在開會的媽媽,我告訴她:「結果出來了,是中華大學,在新竹。」媽媽的回應冷淡,不知是忙著開會還是她傷心失望,而我的父親則生氣地不和我說話。結果出來後的一個月,我心情沮喪,兄弟姊妹是我的出口,鼓勵、支持我,為我加油。一陣子後,收到了入學通知及新生說明會的通知單,在那之後,我父母才體諒我並與我期待新生說明會的到來。原本是要開車來新竹,但我已經十年沒有坐過火車,甚至不會坐,於是爸爸媽媽陪伴我搭火車,到了新竹站就去找旅社休息,為明天一早的新生說明會準備。隔天一早,搭計程車到達中華大學的那一刻,才發現我已經是大學生,而且我就讀中華大學。那一天我很開心,爸媽也很開心,對學校也有良好的印象,相信女兒到這裡的環境是安全的,並能好好學習,看見父母對我將就讀的學校微笑肯定,是給我最大的安慰及支持。

江俞臻

在學測成績揭曉的前一晚,許多同學紛紛在《臉書》上,發佈自己緊張的情緒,原本不緊張的同學,也被他們搞得神經緊繃,但是自己的能力和成績自己最清楚,昔日下過多少工夫,今日就收到多少成果,這點我很清楚,所以一直告訴自己不用擔心,若成績好要繼續努力,差的也要好好檢討,不要放棄自己,因為身邊的師長和朋友也沒有放棄我。人生有不少轉折點,每個轉折點中間,都意味著一個人將會學到成長的一課,每屆畢業生都會走過這個人生轉折點,不論是繼續升學,還是乾脆出來工作,未來都會有很多很多未知數,也會遇到很多不同的挑戰,不知不覺也會漸漸成長。剛到中華大學時,覺得很新奇,因為有著和高中截然不同的感覺,這裡的人文和風景都讓我覺得新鮮,讓我開始期待未來在這,發生的每件事,不管是喜怒哀樂,我都要好好地面對它。

丁皓軒

猶如一隻脫繩野馬般地快樂,為什麼呢?我總認為國民中學和高中是種束縛,約束了許多自由,統一的服裝、不變的課程內容、不成文的校規。大學,自由的象徵,那是我從前就想著的未來,並不是能不上課,而是課外之餘能夠去飛翔,去尋找外面新的事物學得新知識,所以上大學前,我早就存好錢為這四年做準備,新的人脈、新的冒險,在這裡沒人會限制創意,進行一種自我突破,找到自己該做的事。初進大學,一切就像我想像的一樣,每個角落都是不同的社團,又或者是理念相同的人聚在一起,一起貫徹夢想、實現理想。這跟高中不同,也許高中社團也多,但一定有所限制,高中生就這樣被侷限在這小圈圈之中。而大學不同,只要不傷害人,並且是為了正確的理念前進,你能夠對抗所有不成文之規定,可以去發掘更多違反自由之事,當然不能過火,因為自由不是「暴動」。所以來到大學這一刻,我非常興奮,能夠邊玩邊學習,而且學習自己有興趣的東西,那是個最有空間、資源來發展的地方了!而我會在這四年充實自己。

張庭瑄

八月九日,屋外豔陽佔據了整片天空,天空湛藍無雲,蟬鳴青脆婉轉,奏出了一曲曲夏日交響曲。但屋內的我心情卻開朗不起來,我正在等待一封簡訊──一封能決定未來的一封簡訊。幾個月來的努力是讓名為「夢想」的貧瘠荒地開滿萬紫千紅?抑或是化作一縷清煙,煙消雲滅?全部就看那幾個冰冷毫無感情的字眼了。我在書桌前來回走動,等待著命運之神捎來的信息。

突然間,手機傳來一封簡訊。我用著顫抖的手,打開簡訊。看到內容的那一剎那,身旁空氣彷彿頓時凝結了一般,明明現在是酷夏,但我卻覺得有股寒意從脊椎傳來,突然覺得全世界只剩我一個人,只有我必須面對絕望的事實。想到學測完,看見無法錄取此心所屬學校時的那份無力感、旁人的譏笑、師長們的懷疑。而如今我卻又要接受一次這些感覺,我再也忍不住地落下眼淚。

陳韻安

按下熟悉的手機號碼,隨即跳出通知:「放榜就在今日」,陽光曬進被單上,天空晴朗得很愜意,而我此刻的心情,好像與這一切像明信片會出現的風光脫軌,原本該是充滿朝氣的早晨,我的色彩開始加入點藍色的氣息。心律波動著,滾動著滾輪,滑著介面上的捲軸,游標搜尋著,「正取」,內心那份激昂和嘴角藏不住的笑意成正比,這十個月來的努力,終於畫下句點,回想倒數一百天時的日子,燈火通明的夜自習教室,同學們振筆疾書的背影,一幕幕幻燈片在腦海播送著,曾經各自都有著不同的夢想,各自奮鬥著,來到放榜這天,老天還是眷顧好人的,好姊妹都回到了所屬的地方,那擁抱著大家一起感受的喜悅,一時之間用言語無法表達出來,淚水溢於眼角,泛紅著眼眶,望向天空,滿心期待,開始編織屬於我的大學生活。陌生的城市,忐忑的心情,踏進校門的那一刻,我就告訴自己「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一個人離鄉背井,更要帶著正面積極的心去迎接,沒有人能為我們的人生負責任,擇我們所愛,並愛我們所選,才能開創有別於他人的色彩。

(因應版面大小及閱讀,學生觀點為部分節錄)

民國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九時三刻於

臺北晴園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