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光後續】華光被告青年二審開庭 記者會官員跳針

圖片說明/聲援華光社區迫遷案的五位被告、華光居民自救會,控訴法務部濫用司法,打壓集會自由。
圖片說明/聲援華光社區迫遷案的五位被告、華光居民自救會,控訴法務部濫用司法,打壓集會自由。

胡醴云、黎育如、洪盁銤/採訪報導

因在兩年前聲援華光社區反迫遷行動,而遭移送的五位被告,經一審判決妨害公務拘役五十天,不服並上訴,於今日上午十時三十分開二審偵查程序庭,開庭前,五位被告聯合華光居民自救會及其他同樣面臨司法打壓的社運團體,在法務部前召開記者會,控訴法務部濫用司法打壓集會與言論自由。

 記者會中,聲援者與被告皆控訴國家機關不願溝通,反而以司法將抗爭行為零碎化,忽略集體集會的事實。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江一豪也指出,如果不是因為過去聲援者的抗爭,也不會得到市府優先安置原居住居民的承諾,但市府原本就可以再未抗爭的時候就做到這些事:「到底是誰在浪費社會資源?我想恐怕不是我們各位,因為我們所要講的東西一定隨著社會進步一直在實現,反而是我們被浪費我們的青春歲月,不是嗎?!」曾因聲援護樹行動而服刑的王鐘銘也反問:「哪一次居民不想好好談?是因為政府關閉溝通的大門,我們才只能在外面激烈的猛敲猛打!」

 對於上訴的動機,被告代表郭冠均強調:「我們不是害怕被關、被罰,是因為我們看見了現今的政府,對打壓抗爭的手段已經開始在轉型了!」他說,過去抗爭的群眾關注焦點多半在集會遊行法,因為集會遊行法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如今集會遊行法已宣告違憲,政府開始意識到這工具使用上的失色,因而開始尋求其他法令的正當性。國家機關不斷將陳情抗爭的事件形式化,但抗爭本來就是個整體的行為,檢警單位不應該總是忽略民眾集會的事實且加以零碎化。

 「例如你阻礙交通就是公共危險,跟警察推擠一下就被說成妨礙公務!」郭冠均指出,政府對應抗爭行動的做法並不僅只於華光社區案,而是到處可見。「這就是政府打壓抗議行為整體上的轉型。」郭冠均認為,對弱勢者而言,唯一可以和政府進行溝通的手段只剩下激烈抗議一途。

現任桃園縣產業總工會顧問,已有十幾年社運經驗的「社運龍套王」盧其宏一上台就直指問題核心:「集會遊行權被變向拆解成各個細節的動作。今天我們五名被告被控妨礙公務,酒駕推警察也是妨礙公務,他們的身份難道是一樣的嗎?」盧猛烈抨擊檢警系統長久以來迴避民眾集會事實,反倒羅織各種罪名試圖打壓抗議群眾;加以法務部身為案主,竟球員兼裁判誘使人民入罪。「集會遊行法之所以違憲,在於其高度限縮集會遊行自由。現在政府不用集會遊行法,他們是直接繞過民眾遊行抗爭的事實繼續違憲!」發言最後盧其宏也對支持華光案的學生和居民信心喊話,假設未來二審續判有罪,五位被告非但不會認罪,還會採行自己相應的辦法。

記者會最後由法務部秘書處輪值代表趙科長出面回應,但對於盧其宏等提問法務部對此案有何後續處理及看法時,趙科長皆回應自己僅是代表接受書面陳情,相關意見會帶回不同部門討論,並重覆聲明自己無法代表法務部發表任何看法,引發聲援者不滿。台大徐同學直呼:「那你現在下來到底代表誰!」趙科長仍無法對此做出任何回應。最後盧其宏請趙科長離開,並說:「這樣的說法我們已經聽過幾百遍了,下次請真正可以做決定的人下來!」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