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們自由嗎?自由戀愛的社會,婚姻「應該」是什麼樣子?

文/劉彥良、陳嘉葳  資料研究/陳嘉葳

圖/近期媒體報導有關「結婚」、「離婚」關鍵字(陳嘉葳製)

近年婚姻平權話題熱議,許多關於「愛」與「自由」的標語大量出現在你我生活中。人們對於愛情的觀念,隨著世代的更迭,逐步走向自由開放。傳統社會「指腹為婚」、「童養媳」等概念,在今日已鮮少聽聞,但在高呼「Love is Love」的現代社會,愛情真的自由了嗎?

攤開我國內政部戶政司的統計資料,從結婚與離婚數據,檢視年齡、教育程度等項目。觀察其共通點,可以看出步入婚姻的人們,有些反映出「男高女低」、「門當戶對」等傳統觀念;有些有別於過往的刻板印象,卻可能形成新的框架。自由戀愛的社會,存在哪些解不開的鎖?就讓數據一一說話。

年齡不是問題?「姊弟戀」數量超稀少!

圖/2018年婚配年齡差統計(陳嘉葳製)

圖/2018年配偶年齡分佈圖(陳嘉葳製)

上表可見2018年的婚姻年齡狀態,以年齡相近(相差五歲內)佔大多數,第二、第三多的年齡配對皆是男大女小,甚至將所有女大男小的組合相加,仍無法擠下第三名的男大女小(11~20歲)類別,而女大男小極度少數的情形,一直以來都並非特例:

圖/婚配年齡差近十年變化(陳嘉葳製)

上表近十年的婚姻趨勢中,可以看到女大男小始終與男大女小有段不小的差距,在媒體報導中,我們也只會看到「姊弟戀」而少見「兄妹戀」的形容,在在都顯示了女大男小的婚姻情形屬於特例中的特例。如果我們的選擇真的自由,為何在年齡差距的比例上有著如此懸殊的分布?

人際之間的互動,難免受到社會氛圍所影響,當男性仍然被期待是家庭支柱的角色,在婚姻配對中,男方年紀較長、社會地位較高的配對形式,相較於女大男小更能得到社會或家族間的認可。此外,當男性掌握多數的社會資源,迫使女性僅能利用自身的生理優勢(如外貌、身材)爭取社會地位。在這樣的環境中,「女大男小」的配對模式自然成為少數。

儘管有關性平議題的討論,在現今台灣社會已並不少見。但觀察婚姻的數據,或許人們看似自由的擇偶過程,仍是受到某些現實情況或刻板印象所侷限。

高學歷晚婚?可能並不晚!

你的人生規劃,包含「婚姻」的選項嗎?如果有,又打算在什麼時候結婚呢?台灣人口結構面臨轉型,婚姻與少子化成為近年熱議的話題。其中「高學歷」、「拚事業」時常是討論晚婚時會提及的詞彙。但高學歷的人真的會選擇晚婚嗎?

圖/2018年男性婚姻學歷時程圖(陳嘉葳製)
圖/2018年女性婚姻學歷時程圖(陳嘉葳製)

由上圖可見2018年各學歷男女結婚時的年齡分布,可以看出在大學、碩博士的部分有明顯集中的情況。其中具大學學歷的族群,男女皆集中於25~34歲,不同之處在於男性在30~34歲居多,女性則較集中於25~29歲。在碩博士的部分,男女皆明顯集中於30~34歲結婚。而在2018年的結婚年齡中位數,男性為33.1歲,女性為30.7歲,可看出具備高等學歷的人們,其結婚年齡相較全國仍接近中位數,並無明顯晚婚的情況。

而檢視高學歷男女的婚姻年齡差異,也可看出高學歷族群的婚姻歷程。其中具大學學歷的女性相較男性較早婚,其可能原因在女性相較於男性,在社會中多揹負了「生育」的期待,又受限於生理上生育年齡的限制,因而較早步入婚姻生活。另外在前段統計中,「女大男小」屬於婚配中的極少數,可進一步推論「女性年紀越大,婚姻機會比男性少」的可能,當女性年紀漸長,在社會中機會減少,有婚姻意願的女性即便擁有高學歷,依然不會太晚選擇配偶。

而在男性部分,無論大學或碩博士生,多選擇於30~34歲成婚。此階段對大學與碩士學歷的人而言,多數已步入社會工作一段時間,累積一定的社會資本。在即將邁入中年的階段,家族與自我期許上,多會面臨成家立業的壓力。因此對此時期步入婚姻的男性而言,可說是沿著「完成學業、累積資本、成家立業」的公式,循序漸進地扮演典型男性的社會角色。

從上可看出學歷與婚姻未必只能與「晚婚」連結,而是在生長歷程、社會期待等交錯下,使人們在完成學業後,年齡到一定的階段時,做出了具有共通性的選擇。除此之外,學歷扮演的角色,似乎也在擇偶條件中,也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承認吧!我們仍然在乎「門當戶對」

圖/2018年配偶雙方離婚學歷配對分布狀況(陳嘉葳製)

從傳統社會觀點來看,我們的社會步向自由戀愛了嗎?我們真的不把學歷及年齡當作考量因素了嗎?

上圖反映台灣當前離婚配偶的學歷狀況,不難發現在離婚配偶中各個學歷類別皆有一定大宗比例的配偶在離婚前是與自己有相同學歷之配偶結婚,此現象亦能反推在考量「婚姻配偶時」,「以相同、相近學歷」之對象為主要考量標準,形成在離婚配偶中能找到許多「相同學歷的離婚配偶」,成為固定的趨勢。

然而,另一項推論也能引用前段所述「不同學歷在不同年齡皆有一定的婚配趨勢」,可得知在台灣,婚配與年齡、教育息息相關,與過往台灣在教育制度的政策有關,在十二年國民義務教育以及廣設大學制度的發酵後,人民花更多時間在教育場域,也因此形成與自己的同學、相近年齡的學長姐、學弟妹認識並結婚的機率不低,因此也能解釋,我們的婚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社會結構中教育、年齡的婚配經驗默默的宰制著,而有一定的擇偶標準。

圖/「離婚雙方學歷是否相同」十年變化表(陳嘉葳製)

雖然前述推論在一定程度下,離婚配偶有部分是同等學歷之婚配,然而,上圖為十年來學歷在離婚上統計趨勢,關鍵點在於這十年來「不同學歷婚配的離婚數量持續大於相同學歷婚配的離婚數量」,某種程度顯示「在相同或相近學歷配偶結婚的情況下,或許在婚姻關係的維持會較為穩定」。

你的「理想對象」為何理想?

從年齡、教育程度、婚姻狀況交互對照下,可以看出人們在自由戀愛的社會中,做出的選擇卻未必自由。從選擇對象、交往,到走入婚姻,感情的不同階段往往有許多的限制影響了人們的選擇。這些限制或許明顯可見,也或許深藏於社會結構中不易察覺,這使得人們每一段戀情看似獨一無二,但在經過數據統整下卻能顯現出許多的共通性。

但這代表我們要對自由戀愛失望嗎?並非如此。有些限制與框架,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在適當的時機做出最有利的選擇。人們也未必會有「全然自由」的戀愛,在人與人頻繁的互動與影響下,每個時代對於婚姻、愛情的觀念必然有其共通性與侷限。但我們往後試圖營造一段理想的戀情時,或許可以再考量一件事:理想為何理想?這些看似美好的情境,是否受到了某些觀念的影響?當人們能夠察覺自己的「理想」從何而來,或許就有機會看見愛情的更多可能性。

資料來源:(全部資料皆取自於內政部戶政司開放資料,連結:https://www.ris.gov.tw/app/portal/346)

結婚對數按雙方年齡(按發生)

結婚人數按性別、年齡、原屬國籍及教育程度(按發生)

離婚對數按雙方年齡(按發生)

離婚對數按雙方教育程度(按發生)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