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敘事崩解吧!歡迎來到「三維傳播空間」

文/陳嘉葳   編輯/傅觀

圖片說明/手遊〈Pokemon GO〉(取自網路)

你可曾在電影中看過這樣的世界:公園噴水池冒出巨大的人型投影,講述精彩故事,行人能夠清楚看見講者肢體及表情變化,並能與講者進行即時互動,而故事中情境如真實般呈現在觀眾眼前⋯⋯。

如同手遊《Pokemon GO》將虛擬物件融入在現實中,並和玩家們互動,現實世界與虛擬的重組,擴張了你我已知的社會,人與人或人與平面既有的關係,汰變成人與虛擬立體影像的互動關係。正是AR(擴增實境)及VR(虛擬實境)讓這樣的世界成為可能。

AR透過將虛擬影像經由媒介與現實鑲嵌;VR透過特定影像拍攝將「身歷其境」的心靈感觸帶給體驗者震撼卻細膩的感受。這些技術的發展使由影像構成的「虛擬空間」及由人類感知而構成的「現實空間」產生交集並產生未來生活的新發展模式。

然而,假如這樣的新模式融入在傳播領域的敘事方式中,相對於「傳統」新聞傳播平面的互動模式,該如何重新反思新聞傳播所給予我們的「真相」呢?

多維空間下的新聞業:AR及VR開拓出的嶄新敘事空間

新的敘事方式出現,新聞所帶給我們的面貌不再只局限於螢幕上的資訊,新聞產製主能透過影像立體化化與現實融合,和我們產生互動,讓我們「親身體驗」一則新聞報導,或是體驗故事主角的心靈感受。資訊傳播將從平面、框架的傳播敘事擴展到立體化、互動性且虛實合一的世界,讓逼近現實的「虛擬世界」產生一個新的敘事可能。

英國衛報推出的《6×9: a virtual experience of solitary confinement》(單人監獄的虛擬體驗)為如上述的想像世界提供一個詮釋性的例子。此計畫試圖以3D技術創造出一個仿製「單人監禁」的VR虛擬空間,透過訪談曾被單獨監禁者的經驗,使這樣的空間根基在真實經驗的基礎上。

在這套VR新聞中,閱聽人需要獨自待在寬6英呎、長9英呎的空間中,體驗一天被單獨監禁23小時的生活。隔離帶來的自卑感、外界吵雜帶來的恐懼感、心中幻想出的另一個聲音,離群所居,與社會疏離,閱聽人都將「親身經歷」,藉此反思被單獨監禁的罪犯們,要度過多少個如此的「一天」。

圖片說明/《6×9: a virtual experience of solitary confinement》計畫

衛報的計畫突破了過往新聞報導的平面形式,跳出2D螢幕的框架,聚焦在心靈層面的感受,喚醒社會大眾對於監獄中人權議題的討論:單人監禁究竟是對罪犯的法定對待,還是對他們的人權侵害?不管立場為何,透過虛擬空間試圖呈現特定群體心中真實感受的做法,顯然已有足夠的力量引起這項議題的關注程度。

當技術巔峰,虛擬想像中的「新聞真實」如何?

AR和VR導入新聞,把互動性及臨場感提升到更高的層次,並使閱聽人能有著參與的共鳴。但當虛擬元素在新聞產製場域擴張時,新聞的真實性又該被如何詮釋呢?

政大新聞系教授陳百齡說:「類似這樣的技術,不管是AR也好、VR也好,能不能用在新聞裡面,單就一個強化人們認知的工具而言,可以發揮到這項技術的極限。」但同時他也不諱言:「新聞這個行業本身有著自己的『守則』,這個守則到底要不要遵守,或是要遵守到甚麼樣的程度,已並非技術的問題。」

此外,陳百齡教授也提出一個可能性——新聞有沒有可能被拍得像電影一樣?假如一樁殺人命案,媒體要怎樣重建殺人案現場,更進一步地轉換,有沒有可能透過被害者「第一人稱」的眼光檢視整起事件?

技術上來說,憑AR及VR的呈現方式是可行的;然而在此會碰到一個矛盾點:有了AR和VR等技術後,可透過虛擬的想像創造出以被害者眼光建立的空間,而新聞倫理的基本原則該如何遵守?又要遵守到甚麼樣的程度呢?

圖片說明/ AR/VR新聞中真實和想像力的拉扯。(自製圖片)

陳百齡說:「記者常常在寫文字時,企圖去保持第三人稱的客觀性,但有些人也有把第一人稱的『我』放進文章,這不是不行,而是說記者使用第三人稱的意義在於盡力使新聞維持所謂『客觀平衡』。但隨著科技發展一路走來,新聞形式不斷在變,所以到這個時間點時(指AR及VR的技術發展)出現一個問題,當人類技術已到達這樣的程度時,新聞在表現的時候,那條『界線』要拉到甚麼程度才算合理。」

AR與VR的技術演進讓「虛擬與現實融合」成為可能,並可透過虛擬世界呈現現實中較少機會的體驗;然而,要在新聞產業中運用這種技術,必須考量到新聞「真實性」原則。每個人對於敘述或觀看同一件事的角度和眼光不必然相同,當「事實」要成為「新聞」,中間必然會透過第三者的轉述或增減後再現,因此對於一則新聞而言,播報者的看法及播報的方式在「趨近於客觀」時,才能將一則新聞報導的內容逼近事實原本的面貌;而使用「虛擬空間」,如要考慮新聞的真實性,必然有些查證上疑慮。

陳百齡針對「新聞真實性」提出了一些觀點,「我們對於『真實』都有一些守則,而重點不在於這件事情是不是真實,而是在於有沒有查證過,或怎麼做使閱聽人相信新聞為真實,所以新聞中會有一些查證程序」

回到上述殺人案的例子,如果要以被害人的角度敘事,那麼即使透過AR或VR呈現,要如何考證這樣的「證據」依舊是問題的核心,當碰到所想呈現的是一個「已經不存在」或「想像的事實」時,「該如何呈現」這樣的問題便會被聚焦在「如何平衡客觀性與主觀想像空間」。AR及VR融入在新聞業中,新聞報導及想像力的調和問題,值得討論。

新興新聞業誕生!虛擬擴張在現實中建構的社會價值

 

圖片說明/AR/VR世界(圖片來源:網路)

即便存有一些困境及爭議,AR及VR的演進帶動時代的思想變革,互動模式逐漸走向「立體化」及「虛擬化」。人與他人的社會關係在「傳統」新聞平面化的呈現中,一個人只能透過平面影音或文字的第三方中介得知整體社會與他人的資訊;而在技術導入下,傳統新聞業所秉持的「真實性」將有一定程度上被透過「虛擬空間」置入,將議題討論在呈現方式有新的突破,但也許虛擬擴張技術帶來的社會價值不僅如此。

英國衛報「單人監禁」將閱聽人與罪犯的距離拉近,讓人們能「體驗」他人的「真實感受」,雖然在情感表現上仍受主觀及表現形式限制,但新的敘事比傳統敘事更能逼近現實的感受,藉由將一個社會透過在現實中的虛擬擴增獲取另一個社會的資訊,人們之間的關係被這種方式「重構」,某種程度上能使人們更加了解彼此及我們所在的社會。

或許,未來真的有這麼一個世界,虛擬投影與實際存在的人們互動,跨越網路平面,使社會再次找回被工業化掩蓋已久的,「直接」的相處關係。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