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艾瑪華森事件談乳房解放

撰文/黃詩涵 編輯/余采嬙、傅觀

2017年3月,英國女星艾瑪.華森(Emma Watson)登上雜誌《浮華世界(Vanity Fair)》封面,同時拍攝了一系列時尚照。其中,一張她身穿白色鏤空披肩的照片在網路上引發不少討論。先是英國廣播公司電台主持人茱莉亞.哈特利布魯爾(Julia Hartley-Brewer)在推特上發文諷刺艾瑪.華森言行不一,隨後亦有人批評露胸行為有違她一貫的女性主義者形象。

圖片說明/艾瑪.華森為時尚雜誌拍攝性感照片引發爭議。(取自浮華世界

針對網路上的評論,艾瑪.華森受訪時回應:「這件事讓我理解,外界對於女性主義有多少的錯誤概念和誤解。女性主義是賦予女人選擇權,而不是用來打擊其他女性的棍棒。女性主義談的是自由、解放與平等。我不理解,這與我的胸部有什麼關係?」

離不開公領域討論的乳房

確實,女性主義並不是一種單一的意識形態,因此不應該出現女性主義者必須怎樣、不能怎樣的說法。但女性主義所關注的核心,無論是性別平權、身體自主又或是情慾流動,女人的雙峰始終是這些議題裡不能缺席的存在。

《乳房的歷史(A History of the Breast)》一書中,作者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主張乳房不僅是個人自我評價的指標,更是女人總體地位的象徵。女人的乳房雖作為個體器官,卻時常在公領域中被檢視與討論。因此,女性能不能從男性手中奪回乳房的掌控權,可以說是性別權力關係的重要指標。

女人的乳房可以分泌乳汁哺育新生兒,因此在早期人類歷史中被視為自然的化身,許多文明開始出現對豐胸女神的崇敬與膜拜。直至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乳房開始情色化,女性以「不小心」露奶、使乳房「若隱若現」來傳達性感意味,成為啟動男性情慾的開關。到了法國大革命時期,自由女神像則直接以刻意裸露雙峰代表自由,鼓舞人們的政治激情。

除了政治場域以外,商業市場裡也有乳房的身影。無論是乳房本身衍伸而來的胸罩、乳液、乳頭環等相關產品,或是其他不相干但借用乳房作為行銷手段的商品,都帶動了商業運轉。豐滿的雙峰成為大眾對「性感」與「好身材」的定義,因此擴胸器、襯墊、美胸產品大為盛行,醫療界更有隆乳、義乳的手術療程,使女性在生理上更能符合大眾期待的形象。而患有乳癌的女性在接受乳房切除手術時,不只要抵抗身體上的劇烈病痛,還要面對來自另一半的眼光。

女人的乳房是自己的嗎?

女人的乳房為家庭存在,負責哺育後代;為性慾存在,迎合男性的審美標準;為國家存在,因應政治局勢承擔使命;也為商人存在,是刺激消費的手段。泰半的西方歷史裡,女人的乳房不是受到丈夫、情人的個人掌控,便是受制於教會、國家、醫學等父權機制之中。在這期間,女性當然也曾經挺身而出,質疑不平等待遇並捍衛自身權益,只是結果呢?

令人遺憾的是,時至今日,女人連選擇要不要穿內衣、想不想露奶的權利,都還無法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紐約,女性上空權已合法,但仍有不少女性因為上空而被警察逮捕。2012年,導演妮娜.伊斯科(Lina Esco)拍攝電影《Lady’s 尖頭們(Free the Nipple)》,於上映時遭遇各種阻饒,促使她發起「#FreetheNipple」運動,引起不少名人響應。此運動於2015年傳至冰島,一名17歲少女Adda Þóreyjardóttir Smáradóttirg在推特上傳自己的上空照,接著冰島女議員Björt Ólafsdóttir也跟進表達支持,引起廣大迴響。不久後台灣也有人加入響應,由臉書粉絲專頁「性解放の學姊」發起投稿上空照活動,爭取上空權。沒想到粉絲專頁卻因此遭到檢舉,在半天之內以違反臉書審查標準為由被關閉。

圖片說明/冰島女議員Björt Ólafsdóttir響應#FreeTheNipple活動,上傳一張左胸露乳照。(取自獨立報

對於這場爭取上空權的行動,每個人有各自的看法。即便同為支持者,也有不同的觀點。有人主張女性乳房應去性化,大眾不該再以有色眼光看待它;也有人認為我們應該大方承認乳房確實會引發情慾,只是要將性慾去汙名化而已。反對者則多半主張限制女性不得露奶是為了要保護她們,這樣的安全考量並非不平等待遇。

露奶與否,男女大不同

在仔細深究這些主張以前,我們不妨先思考一件事:如果今天裸露的是男性,還會出現這些問題嗎?

男生在公開場合打赤膊從來就不是一件稀奇的事,但女生呢?從發育期開始,女孩被要求穿上胸罩避免乳房激凸或下垂,甚至連太透明的衣服都要避免,因為這會讓胸罩太顯眼。「為什麼女生不可以激凸?男生有時候也會啊。為什麼胸部不可以下垂?我覺得自然的感覺比較舒服。其實我不太知道為什麼要穿胸罩。偏偏當我基於這些想不通的理由穿上胸罩時,居然又有人說,妳的胸罩應該低調點。」身邊曾有女性友人如此說過。

回到艾瑪.華森事件來看,我們一樣也可以反思將性別交換會是什麼情形。不難預測的是,假如一名好萊塢男星以半裸之姿登上雜誌封面,並不會引來各界抨擊,也沒有人會因此否定他在其他領域的耕耘。但當露奶發生在女星身上時,人們彷彿只會看見她的身體。難道因為性感(甚至是有人口中的「淫蕩」),所以她做過的努力與說過的話就不值得一提嗎?這兩者之間的衝突在哪裡?

圖片說明/艾瑪.華森曾受邀擔任聯合國婦女署全球親善大使,發表激勵人心的女權演說。(取自艾瑪.華森臉書)

所以,女性主義和胸部到底有什麼關係?

社會對男性與女性露奶有著截然不同的反應與評價。這種出於生理性別不同而產生的差別待遇,就是性別不平等,是女性主義長期努力對抗的霸權。因此,當女人不能隨著自己的心志決定要不要裸露乳房,或者會因為露奶而被大眾眼光撲殺、被社群網站道德自殺時,就表示乳房的解放之路仍有好長一段要走。

圖片說明/示意圖。(取自picjumbo,CC)

女性主義追求的解放並非所有女性的裸露,而是每一個有差異的個體,都有選擇如何展示自己身體的空間,不必承受來自他人的惡意與過度凝視。

所以,女性主義與乳房解放息息相關。但身為女性主義者,要不要裸露她的乳房與任何人皆無關。

女人需要的乳房解放,是當有一天她想脫掉胸罩時,沒人有權力要求她穿上,她也不必因此付出任何代價。因為真正的自由,不只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不想做什麼,就能不做什麼。

參考資料:

Marilyn Yalom(2000)。《乳房的歷史》。何穎怡譯。台北:先覺出版社。

《臺灣社會學通訊》,第38期。

馮丞毅、郭子瑀、朱書慧〈Free The Nipple-解放乳頭運動的背後意涵〉

http://www.shs.edu.tw/works/essay/2016/03/2016031118384725.pdf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