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怎麼看婚姻平權?四位腐女子為你解答

文/羅玉卉 編輯/郭彥霆、王映涵

圖片說明:CWT會場出現的婚姻平權音樂會布條 圖片來源/網路,已經過攝影者授權轉載

20161210日的CWT(註1)會場上,出現了一面寫著「把你買的本帶去凱道看」的彩虹大布條(後文簡稱布條)。或許有許多人會好奇,在這個動漫迷們的盛會中,為何會突兀地出現在凱道同日舉行,「讓生命不再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音樂會」的聲援標語?小說與動漫,為什麼會跟婚姻平權議題牽扯上關係呢?事實上,在這群動漫迷中,有不少人是所謂的「腐女」。他們因為偏好同志創作主題,普遍對同志有較多的認識與理解,也因此高度的支持婚姻平權議題。

圖片說明:CWT官方網站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圖片說明:腐女子代表「HOMO獸」的表情符號 圖片來源/本文記者自製

腐女,指的是喜歡看男性間愛情故事的女性。在台灣的她們有不少都支持婚姻平權。雖然腐女們對於同志議題的關注多奠基於虛擬的愛情故事,她們之中卻是有許多人從這些綺麗的創作中延伸出了關注現實中同志議題的想法。這橫跨想像與真實、二維與三維世界的思路是如何產生的?筆者認為非常值得探究。為此,筆者邀請了四位支持婚姻平權的腐女來解答。

茜茜:希望大家都可以被平等對待

第一位受訪者,茜茜,是個熱愛漫畫的腐女大學生,很關注性別議題,經常轉發跟婚姻平權有關的內容。提及社會上對於婚姻平權議題的反對聲音,她表示很希望反對方能接受性別平等教育的洗禮。

談到支持婚姻平權的動漫迷掛布條時,茜茜說:「我覺得,算是另類的支持吧。不過本子(漫畫小說)的內容不完全符合真實的同志,希望護家盟不要看到又攻擊。」從這樣的答覆不難看出,她是很清楚的知道,真實的同志與她喜歡看的作品內的同志是有區別的。

當提到自己如何建立對婚姻平權的認同,茜茜說:「已經有點難回想起來了呢,有些觀念,不知道是成為腐女後才出現,還是受了性別平等教育後形成的。」雖然她具有偏愛男同愛情故事的腐女身份,但她支持婚姻平權的動機也不完全只建立在個人偏好上。茜茜除了從喜歡的作品中,感受到同性戀受社會壓迫的痛苦,接受性別平等教育也使得身為異性戀的她更能同理性少數族群。

談起自己對婚姻平權的觀察,她則說:「有些同性戀會因為被歧視而自卑,覺得自己注定無法獲得幸福,所以我很希望大家都可以被平等對待。」

圖片說明:BL漫畫 圖片來源/博客來網頁截圖

佚名:世界上的愛那麼多種,怎麼能隨意去定義對錯

第二位受訪者,佚名,是一名喜歡BL(註2)也關注許多社會議題的高中生。

佚名認為,動漫迷掛布條支持婚姻平權本身並沒有特殊涵義,「比起聚焦在支持婚姻平權者(腐女子)的群體身份,我覺得更應該將活動的重點放在活動意圖──請大家參加活動之餘也不忘關懷社會事件。」

她在訪談中侃侃而談,提到身為腐女對她關注同志議題的影響,她表示,她對婚姻平權的支持不只來自腐女的身分,還有個人的生活體悟與所學習的平等觀念的交互影響──這些使她知道,有許多不同「愛」的方式,而愛是平等的。「世界上的愛那麼多種,怎麼能隨意去定義,別人的愛是對是錯呢?」她說。

講述腐文化時,佚名說道,有些人之所以喜歡BL,是因為喜歡故事敘述中隱含的悖德感,喜愛男男愛情故事違背世俗規範的戲劇性──她坦言自己剛開始也是因為這樣的理由而喜愛男同愛情作品。但她說「即便男同愛情是與世俗相悖的、即便許多人心中都認為同性愛是種道德禁忌,但我不認為,LGBT族群必須要因此遭到壓迫。」

學姊:人不是生而自由的嗎?

第三位受訪者,學姊,是一名喜歡BL的理工科女大學生,她觀察到性傾向之外台灣人對戀愛的焦慮。

「覺得這個標語蠻生動的,感覺很有效果。」她認為布條上的標語可能會讓人認為「這麼說是不是把所有會去CWT的人都視為支持者」或是衍生出「為什麼要把腐女跟婚姻平權混為一談」之類的想法;不過她認為,換個角度,也可以把這個標語單純的視為「你來CWT後可以再去婚姻平權的現場」的活潑版本。

提及支持婚姻平權,學姊則表示無法斷定自己的想法是否純粹来自腐女的身份,她認為教育和同理心等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同性戀也是一般人」就與「人是生而自由的」同樣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另外她也表示腐女的身分促使她閱讀了有描述同性戀困境的作品,進而產生「同性戀也一樣/也需要/應該要有」的同理心。

提到BL與同志的差異,學姊認為雖然BL比較理想,但是也有很多跟同志很像的地方。「BL跟同性戀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有宛如同志文學般揪心的BL,也有傻白甜(註3)青春BL,讓有些人看了說想起身邊的同志朋友以前談戀愛的樣子。」

談到有些同志情侶不敢光明正大牽手這件事時,學姊則認為不只因為同志不被接受的性傾向。她說:「會害羞除了同性戀受到歧視,感覺還有台灣社會的氛圍覺得『戀愛是要閉著門談的』這種想法,台灣人沒有認為戀愛是裡所當然的事,就跟性一樣。」台灣人對於性或戀愛方面的保守也是讓人會在意他人眼光的因素,這是不分性傾向的,也有因為覺得戀愛要躲起來談而在意他人眼光的異性戀,或是不在意他人眼光的同性戀。

玲玲:為何要拿「多數」來代替「正常」?

第四位受訪者,玲玲,同時是腐女與同性戀者,平時就非常關注性別議題。採訪的時候很激動的提到她在婚姻平權音樂會時看到不少同樣熱愛動漫的人,對這件事情感到很開心。

談到婚姻平權的布條,玲玲表示很感謝那位製作布條的人,謝謝他為了讓大家關注此議題的付出。「希望看到的人一起來參加議題的討論,讓我們被偷走的公民權早日回歸。」玲玲說,具有同志身分的她表示自己支持婚姻平權是因為自己就是同志,跟喜歡BL沒有關係,「還有,喜歡BL跟我喜歡女性也沒有因果關係。」她強調。

雖然女同志身分跟腐女身分沒有直接關係,但是接觸腐文化給玲玲带來了一些反思,玲玲說:「動漫作品常會以正常向來稱呼異性戀戀愛為主的作品,在BL作品中偶爾也會看到主角說自己的性傾向很『正常』來否定自己是同性戀。但所有性傾向都是正常的,為何要拿『多數』來代替『正常』呢?我覺得也是這個文化有趣的地方,雖然大多數的腐女不會歧視同性戀,有時候還是會不小心說出政治不正確的話。所幸願意把它改掉的人很多,之前台灣的社群也有腐女在推廣不要再稱異性戀戀愛作品『正常向』,我覺得看了就舒服許多。」

結論:生而為人,應求平權

從上述訪問可以得知,雖然接觸腐文化確為是一些腐女支持婚姻平權的原因之一,但她們支持婚姻平權的理由,仍是先身為受過教育、擁有同理心的「人」,接著才受到作為腐女,對於BL文化的喜好所影響。回歸本質,腐女們和其他所有婚姻平權的支持者都一樣,只因認同「人應生而平等」的價值而選擇發聲。對腐文化的熱愛,就只是使她們更能同理同志困境的一個途徑而已。

(受訪人物皆為化名)

註1:(Comic World in Taiwan, CWT)同人誌(註4)販售會。

註2:(Boys’ Love, BL),即男男愛,通常指涉描述男男愛的創作類型。

註3:傻白甜,是指儘管橋段有些老舊,但普遍不亂灑狗血,比較美好溫柔甜美的愛情故事。(引用自百度百科

註4:同人誌,為同人文化的產物,是指一群同好走在一起,所共同創作出版的書籍、刊物。通常指涉動畫、小說、漫畫等周邊二次創作刊物。(部分引用自維基百科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