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下的全球化矛盾與路線反思(下)

文/林偉傑   編輯/李依玲

圖為二零一六年民主黨(藍)與共和黨(紅)於各州所拿下的選舉人票。
圖為二零一六年民主黨(藍)與共和黨(紅)於各州所拿下的選舉人票。

自由放任主義以及全球化支持者為平民百姓所構築的,是以伊甸園為面貌,實際上是通往不平等、違背「自由平等」的路。

上一篇的論述是從全球化的脈絡到全球化背後的重要理論基礎——傅利曼的自由放任主義。我們可以從全球化的脈絡,看到金融自由化的過度膨脹導致了金融風暴以及經濟不平等等問題。然而,從全球化的理論基礎——自由放任主義——來看,全球化所帶來的資金、人力、物流的自由流通促成了經濟發展。這和全球化的實際結果落差在哪裡?是自由市場機制的理論缺失,還是有其他因素干擾,以至於理論解釋及指導的失準?接下來,本文將解釋經濟不平等的重要因素。

各國貿易間的不平衡--失衡的經濟

的確,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全球經濟增加了許多經濟動能。全球各大企業不再被各式各樣的法規限制住,並從全球各地尋找適當的投資地標,改變了全球產業版圖。一些新興國家在這波全球化受惠非常大,不用說,大家腦袋第一個冒出來的國家應該是中國。中國現在成為全世界外匯存底最多〔註五〕,並且在很多消費性產品方面,為全球最大的市場。然而,關於全球化,最令人矚目的是,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每年超過五千億美金。這也使得中國成為了川普競選時批評的對象,認為中國搶走美國人的工作。

美國因為全球化的關係,傳統產業大量外移,因而產生了「鐵鏽帶」,中西部以及其他美國鄉間小鎮,也因而逐漸沒落、經濟蕭條。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拿下的搖擺州,甚至是民主黨的鐵票區,就是指這些州。或許,產業升級、充分投資是美國經濟振作的另一個選項。然而,美國的經濟不平等與過度強調資本利得的體制,卻毀了美國的經濟基礎,也造成了社會上的分裂與社會資本的降低。川普的當選以及選前瘋狂的言論,只不過是這些問題的表徵罷了。

經濟的不平等正在侵蝕美國夢

在Milton Friedman學說實踐:新自由主義的浪潮加上美國「小政府大社會」的傳統下,美國政府被認為是不應該對經濟活動以及其他各層面的生活進行干涉。然而,這樣的小政府理念,在實際上實踐又呈現甚麼樣的面貌呢?尤其是一九八零年代全球化的起始點,也就是新自由主義實踐者雷根的執政時期。

美國政府對於經濟管制的鬆綁,可以說是偏離了經濟學以及部分自由主義右派的主張,甚至變成「企業福利主義」為主旋律的國家。儘管經濟學強調資源應該由市場「看不見的手」來調配,根據歐美歷史經驗,自由主義強調的小政府也是防止政府藉由公權力進一步侵害人民的權利。Milton Friedman《資本主義與自由》一書也有提到:政府不過度干涉經濟,是為了維持經濟權力與政治權力的制衡。然而,美國的政策走向,可以說是讓財團操控政府,成為《共產黨宣言》眼中的「由布爾喬亞組成的政府,政府是布爾喬亞剝削普勞階級的機器」。聯合公民案等案件〔註六〕是一個對於節制經濟對政治干預法案做出的違憲判決,標示著財團能夠提供無上限的政治獻金,使得選舉成為一場金錢上的戰爭,選舉不但變成有錢人的遊戲,更變成財團收買「政策」的重要時刻。這不但使得美國公民在政治上的發聲權極為不利,更使得美國政治不斷向財團靠攏,為百分之一謀福利。

政府從經濟秩序「守夜人」變成財團的「看門狗」,許多自由放任主義口中的「小政府是確保人民自由」、「政府減少干預是為了確保個人對自己的負責」只是想要掩蓋財團與政府組成的「金權政治」真面目。包括對於反托拉斯的執法寬鬆〔註七〕,以及金融危機時花大筆納稅人的錢去拯救大型銀行〔註八〕。反托拉斯法的無效用使得市場被少數大財團控制,根本不是經濟學原理所提到的「完全競爭」,而是寡占。每當美國政府要推行福利制度,都會被右派人士批評為「社會主義」,認為這會降低工作的意願。在之前的美國,「社會主義」可是罵人用的話呢。〔註九〕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美國政府在企業面臨危機之時,還給予大量的紓困金。一般美國公民遇到生活上的困難,只能尋找私人保險;美國大型企業遇到問題,卻有以政府為基礎的「福利制度」可以保障它們的生存。

圖為對美國聯合公民案結果不滿的抗議民眾
圖為對美國聯合公民案結果不滿的抗議民眾

這樣的金權政治,促使經濟的不平等;而經濟的不平等,甚至會反過來侵蝕掉經濟發展的動能。長期研究經濟不平等的諾貝爾經濟學家史迪格里茲(Joseph Eugene Stiglitz)在《大鴻溝》一書提到經濟不平等損害經濟成長的原因如下:

一、消費問題:經濟成長中,家庭支出佔內需市場非常重要的地位。試想一下,在一定數量的金錢之下,如果集中在少數人身上,消費額會比這樣的金額分配給多屬人還要大嗎?畢竟,少數人再怎麼奢侈,他們的需求也不會比中產階級的需求總數大。需求在經濟成長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將財富分配給中產階級,會刺激內需市場,提振經濟成長。

二、尋租問題:尋租的概念和資本利得以及寡占有很大的關係,這也會扭曲經濟資源的配置。「租金」概念是指僅僅擁有固定資產,即可享受它所帶來的財富。這種固定資產不僅僅限於土地,如果一個事業在市場上呈現寡占的情勢,它在沒有競爭者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獲利,形同收土地租金。而尋租就是思考如何獲取這些固定資產以獲取租金利潤,也就是一種非生產性的尋利手段。資本利得即是一種尋租行為。

政府一旦制定對於尋租較為有利的經濟環境,會使得企業資金投向這種非生產性的尋利行為,例如房地產、股票、期貨等等,而非投資建廠、投入研發等真正具生產力的產業,進而促使不平等的加深。因為玩得起資本利得遊戲規則的,大多是頂層的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人的勞動生產基礎則在資金的不投資以及人才的外流之下日益萎縮。

三、公平問題:假使不管怎麼努力也無法翻身,勞動者對於生產的意願就會降低,進而侵蝕經濟基礎。

四、信任問題:社會的不平等日益加深,會導致社會的割裂。百分之一的人因為經濟的不匱乏,所接觸的世界會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一樣。在沒有同樣的記憶與共識之下,社會很難達成共識,增加了社會共同向前的動力。另外,信任的降低也對市場交易造成障礙,交易互信的基礎只能仰賴法院裁定,時間過長所衍生出的外部成本會損害市場福祉。

簡而言之,經濟不平等侵害的就是資本主義的運行。而不能維持市場經濟機制,以及扭曲了市場資源分配的原因,很大的一部分在於政府變成財團的代言人,而非真正「人民的政府」。這樣的不平等體制,加上疏離人民、不接地氣的政府,民眾--尤其是底層民眾--對於政府本身、全球化帶來的經濟機會以及文化資本,自然產生了不信任感,也成為了草根、民粹的批鬥目標。川普選舉期間的言行、以及民眾對於川普的期望,只不過是對全球化不滿的縮影。

經濟不平等造就的兩個互為剝削關係的「國家」

全球化所帶來的經濟不平等,造就了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兩個不同的世界。根據民族國家的概念,一個國家的疆界之所以和民族分布大致吻合,是因為一群共同經驗、歷史以及認同的群體所建構的國家,更能夠凝聚在一起,利於推動國家事務,促進群體發展。然而,這樣貧富差距極大所帶來的社會割裂,形同兩個分裂國家。這不單單是形容詞,美國西部有一個受益於全球化,全球的科技及文化產業重鎮--加州,在川普當選後,冒出獨立的聲音〔註十〕。

在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九十九的社會分裂下,由於社會經驗的不同,造就出後者的「相對剝奪感」。這不只是經濟上的剝削,也是文化下的「壓迫」。在《世界是平的》一書裡面提到,這個世界未來將分為「網黨」以及「牆黨」。前者擁抱全球化所帶來的經濟自由化以及文化認同多元化,是享受並受益於「移動」的群體;後者則是對全球化質疑、甚至抗拒的一群人,這些人有傳統左派強調勞工權益,擔心全球化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加上傳統右派對於文化多元的反彈,強調在地傳統。前百分之一的那群人,大多數是「網黨」;而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有一部分是「半網黨」,但是他們的經濟條件每況愈下,另一部分則是正宗的「牆黨」,這些人在美國,就是投給川普的那群人,也就是白人藍領階級〔註十一〕。

享受全球化的經濟自由以及文化資本,這些「百分之一」也掌握了政治場域的話語權、以及媒體管道的發聲權。在這樣的聲音之下,造就出了許多「政治正確」。例如性別平等、婚姻平權、種族多元等等……。川普在媒體上的言行舉止,自然成為這些媒體的撻伐對象,批評川普為種族主義者、父權沙文主義,根本是個失格的總統。這個失格的總統,剛好就是這些底層人民的代表,這些媒體批評川普,就形同在批評這些文化資本略少的底層人民,反倒是激怒了他們。也就是說,在這些白人藍領階級、中西部人民眼中,這些媒體的議程設置及文化傳播,形同另一種「文化霸凌」。

川普的文化不平等與政治不正確對上體制的經濟不平等

從川普各式各樣的狂妄言行中,我們可以藉由抽絲剝繭,看到美國政治體制的金錢權力腐敗的影子。川普只是全球化下不平等怒吼的載體,如果這場選舉川普沒有參選,或者川普沒有選上總統,還是會有下一個川普。這也是全球性的問題,從英國脫歐、德國極右派反對收容移民,到希臘的極左總理,皆可看到全球化的負面影響散布全球各地。川普這些言論,是文化的不平等;全球化的負面現象,也是不平等。這些不平等,都值得我們去探討、研究及改善。各國政府決定是否要對這樣的全球化不平等採取行動,取決於要耕耘橄欖樹,還是要修理、改進凌志汽車。如果要改善凌志汽車,那政治與經濟間的制衡體系,完善工程是必要的。政治民主制度的強化、行政體系的改善,增強行政效率以防止權力擴張所帶來的自由侵害,也在市場運作機會平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這是一場浩大的政治改善工程。

註釋

註五:http://news.cnyes.com/news/id/246633

註六:美最高法院判決政治獻金無上限http://cn.nytimes.com/usa/20140403/c03scotus/zh-hant/

註七:大鴻溝,2016,史迪格里茲 第126頁

註八: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43631

註九:美國意識形態的革命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219-opinion-sanders-ideology-revolution-in-america/ 

註十: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110-dailynews-Calexit/

註十一: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who-vote-for-trump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