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老追想

picture32

每一座農村,都有為數不少的耆老,他們用生命見證社會的變遷,為不斷開創與消逝的每一個時代留下最珍貴的紀錄。透過耆老們的追想,我們可以搶救世界上每一段即將發生的遺忘,而這些內容,都是農村的智慧。

 

我們拜訪了謝德寶先生,聽他講述四十年的茭白筍歲月,也明白社區如何從原本多種植茶與稻,逐步試驗而成功種植茭白筍,再至今日人口老化、生產大不如前;我們也訪問了江萬治先生,為我們攤開客家人的移民開拓史,從中感受來臺移墾的先民蓽路藍縷,才有今日後代子孫的安居樂業。透過耆老的記憶,我們才知道自己如何來這裡、為何在這裡,才能理解過去、擁抱未來。

當我們訪問黃清松先生時,他才剛完成家裡牆壁的補強作業。用磚與土角蓋起的「草厝」,今日仍然用石灰與自己的雙手,一點一點修復。黃清松先生的家十分特別,不同於江家圓窗和謝氏古厝的老宅遺風,特別之處,在黃清松先生本人。

他的家是他進行木雕的工作室,也是展示木雕成品的展示間。一系列的木雕主題是古代農業生產,將在上飯桌之前要經歷的數十道耕作工序,刻得栩栩如生,將農業生產的辛苦娓娓道來。這些作品,更記錄了三芝從前〈茶稻共舞〉的年代。

黃清松先生其實並沒有正式學過木雕技術,單純憑著希望為後世留存記錄、勸世人珍惜糧食的願心,以及自己對於木雕的興趣、鑽研,成就這一系列珍貴的作品。黃清松先生仍未停下他的雙手,他說他接著要進行的系列主題是古代生活圖像,為世界留存更多智慧。

沒有黃清松先生的木雕,我們會漸漸遺忘在現代農機具發明之前,農夫是用鋤頭、鐵鍘、岸刀、磱碡、犁和耙等工具(每一樣都有不同設計與功能!),運用自己的勞力整地與除草,在農地上用汗水澆灌作物;我們也會遺忘,在沒有育苗場能夠購買幼苗的時候,農夫種植要自己選種、育苗,讓作物一代勝過一代;我們不會知道在有碾米廠之前,稻穀要變成米要經歷腳踏桶、暴粟、風鼓、土礱、舂米等程序。在從前沒有照片的年代,這一系列木雕作品的呈現,忠實地記錄了這一段即將被遺忘的歷史。

活在講求專業分工的現代,我們很難想像一個人要完成這麼多事,很難想像作為一個完整的人有多麼辛苦,又要多麼有本事。黃清松先生的木雕,正是要找回這些,屬於我們祖先,我們的文化,所蘊含的無限智慧。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