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遺風

picture30

圓窗新宅。

每一座農村,都有為數不少的老房子。數十年來、甚或百年,這些房子見證了人事的繁華與衰落、記錄著生活的樣貌與變遷。

透過這些老房子,我們能夠遙想在物資不甚豐足的年代,人們如何克服種種挑戰而生活。而這些前人的智慧,都被保存在農村的老房子裡,成為時代的智慧。

三芝三和社區(古庄里、新庄里)內,最聞名於外的老房子,要數江氏家族的宗祠「圓窗」。圓窗是早期來到新庄子一帶的開墾的先鋒──江由興一族,所設立的大型宗祠。在當時,三芝沿海平原的開墾者,多是屬於汀洲府永定縣高頭鄉的客家族群,而且其中就以江氏族群的人數最多。

而江家先祖在此耕耘的循跡,如江家祖墳、圓窗建築,也成為農村內重要的文化地景。(關於客家族群的移墾歷史和文化,請參照〈從永定到台灣〉。)

圓窗的宗祠正門兩側,設有圓形窗口,在建築上較為特別,「圓窗」一名也因而被用來代指整棟建築。

至於為何會開設圓形的窗口呢?我們走訪各地,甚至拜訪江家圓窗開台祖的後代江萬治先生,似乎大多不知道建築的原因,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已經沉埋在歷史之中,然而,圓窗的特殊性,長久以來,成為了此地的地名。

不過,如果想更深入探悉其中原因,也許從建築學的角度來看,能找出一些端倪。傳統在磚造牆面上開窗,其實會運用到「過梁」或是「磚拱」等不同建造方式。

「過梁」,需要其他的建材如石材或木頭橫亙於窗口上緣分擔壓力,然而「磚拱」則只需要使用紅磚即可。若從這個角度推測,在當時生活不易、建材取得困難的年代,要把磚頭、石材、木材全部都蒐集齊全,可說相當困難。又石材不易加工、木材容易腐壞,這些都很可能是圓窗江氏先祖,採用磚拱方式建造圓型窗戶的原因。

而在庭園技術上,圓窗也是受重視的一種開窗方式。圓形的窗戶能給人寧靜、安詳的感覺,也會擁有良好的視野,這些都有可能是圓窗所希望傳達的意義。

不論當初是因為建材,或是審美觀才建立圓窗,在牆壁與窗戶的建材已經發展成鋼筋混凝土和鋁合金的現代,圓窗雖受限於材料,卻能夠採用磚拱手法,克服建築問題,顯示出前人的巧思。

雖然最初的宗祠已經因年久失修而損毀,不過江氏後人在原址附近仿造其樣式建起了另一棟圓窗建築,做為宗祠供奉著江氏先祖,彰示著客家人宗族概念以及對世代傳承的重視。

客家族群與閩南族群最大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客家族群並不會把祖先的牌位,祭放在自家廟堂之中。客家人凡是歷代祖先的牌位,都一定會回到整個家族,甚至姓氏的原初先祖之祠堂,這正象徵著像是「圓窗」這種宗祠,他的象徵性地位和文化意義。

然而,農村的老宅並不僅有圓窗。其實,隨處可見的老宅,都為這個快速發展的年代,保留了些許的記憶。雖然這些記憶,就如老宅上的屋瓦,有時有些滄桑,或甚至遺失了片段,然而,我們努力拼湊著他。

沿著圓窗一旁,陡峭的陽光路向上走,遊客絕跡的盡頭處是謝德勝先生一甲大的田地,種植許多不同的觀賞作物。

花季時節,眾多遊客從河谷遙望兩岸梯田,雖能夠看見此處繽紛的櫻花或桐花,然而卻從未發現,其實在一個小山凹處,一座悠然的謝氏古厝坐落在此。

picture31

謝氏古厝全景。

謝氏古厝是一棟二層樓三合院,在臺灣,這樣的三合院十分少見。可能是受限於當時的技術、建材,臺灣的三合院多是一層樓建築,而謝氏古厝能夠蓋起二樓並且屹立至今,實屬難得。

謝氏古厝主要的結構是木材,接合處使用卡榫工法,全宅沒有使用任何一根鐵釘,卻依然堅實而令人安心,即使十個人同時站在二樓也沒有坍塌的危險。

謝德勝先生告訴我們,這些木材在使用前泡在水中數年,消滅了所有可能的蛀蟲與蟲卵,謝德勝先生自豪地重拍屋頂梁柱給我們看,似乎也為了先人的智慧而驕傲。

在沒有鋼筋混凝土的年代,先人就是運用了這些已堪稱為藝術的工法建立讓後代安穩的家,而今檜木梁柱仍散發著清香,庇佑後人。

除了房子本身工法的可貴,謝氏古厝還保存了許多古代農耕、生活器具,三和社區也曾在這裡舉辦了「古代農業工具文物展」。屋裡的工具如風鼓、腳踏桶、簑衣都讓我們懷想過去的農業生產,更體會三餐來由是粒粒皆辛苦。

生活工具如八角床、梳妝台、五斗櫃、煮飯用的大灶,也都充滿歷史情感與記憶,這些器具過去家家戶戶皆有,如今已是珍貴不已的生活寫照。

老房子,記錄著前人的足跡、傳頌著先祖的叮嚀,下次如果到了某座農村,造訪其中的老房子,記得好好追尋、細細聆聽,用心領略那農村的智慧。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