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化桑田

picture28

望著農村的景色,總會給人恆久不變的感覺,彷彿從遙遠的過去以降,往後到遙遠的未來都會是這樣的村、這樣的田。然而,這只是農村舒適而緩慢的空氣帶給我們的錯覺,農村自有無數的過去未來、無數的桑田滄海。

三和社區的移民開拓史,可以追溯到二百餘年前的乾隆末期。最早居民們沿著溪流、因應地勢開闢一畦畦的梯田種植賴以維生的水稻,然後時光流轉,清末與日治時期庄內的景色加入了滿山遍野的茶園。直到今日,那稻浪婆娑、茶香芬芳的景象已僅現於文獻和耆老們的回憶。茶稻共舞的過去自然令人心嚮神往,那麼社區現在的景色呢?

四十年前,謝德勝與謝德寶兄弟開始試驗農會推廣改種的茭白筍,他們四十年的茭白筍歲月也見證了社區這四十年來的物換星移。從第一畝茭白筍田試驗成功開始,在農會提供共同運銷的支援下,其他的農田也紛紛轉變,社區漸漸變成了「茭白筍之村」。

之後,臺灣經歷了產業轉型,一代一代的年輕人對於職業和人生有了更多的選擇,而農業往往是最後幾個。謝德寶先生感嘆,產銷班的規模最盛之時有二十多人,如今許多已往生或是體力不再能負荷農事生產,茭白筍班僅存八位班員,而謝德寶先生一人的產量就超越其餘七位班員的總和。後繼無人、後繼少人的情況至今不見起色,從前的「大田寮」成為一片荒煙漫草,此處桑田不化滄海,卻化成揮不盡的蕭索與寂寥。

不過,農業卻未死盡,農人也未絕跡。社區內還有農戶仍在耕耘,在這片土地中種出自己的故事。

番婆林農場的鄭俊彥兄弟自小就開始幫忙農事,身為青年農民,除了承繼家業外更具有開創性。在家中的農場之外還向其他老農承租農地,種植規模是鄰近地區數一數二。也積極經營網路行銷、開創休閒體驗、加入小地主大佃農計畫,他們的地瓜和玉米,為農田帶來活力。

 謝德勝先生(與前述謝德寶先生的哥哥為不同人)年輕時進入過許多不同種的行業,到退休後才接手家中的田地。有經營概念的他,看準園藝作物的投資報酬率高,便在規模一甲的農地上種了各式花卉、數目,成就美麗的園藝王國,也嘉惠來到三生步道賞花的眾多遊客。

傅秀鳳與傅碧霞姊妹雖然主要的作物分別是山藥和園藝作物,卻有相似的經歷。二人的丈夫皆為建築者,在約十數年前景氣不好時將家裡祖傳的地重新整理並且種植作物補貼家用,在那段辛苦的日子農田成為她們的依靠。而至今,建築業工作數量回升,農業不是主要的家庭收入,沒有經濟壓力的傅氏姊妹仍繼續耕種,且可以隨心所欲、多樣少量地種植各種作物,三餐菜色自己種植,保證健康無農藥!

地瓜產銷班的周賢男在外地工作過後,回到家鄉耕耘,原因是不忍流傳下來的土地荒廢。他在農會認真上課,也多方嘗試種植不同作物,從他認真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對土地的關愛與熱情。任教於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的戴寶村教授,為我們的訪談,補充了更多社區的文化與歷史的考證,他撰寫三芝鄉志、投入在地文史保存的歷程,讓三芝承載了更多人們的記憶,退休後,他也考慮返鄉耕耘,回到家鄉繼承祖先的土地。

picture29

這一片田園,歷經了兩百年來歷史的轉變,紀錄了農村在時代變遷下的犧牲與韌性,而下一步呢?

一代一代,承繼農業的年輕人雖然愈來愈少,但是社區內這些退休後返鄉務農的人們卻也種出了另一片的風景,他們的生命故事更道出了農業的頑強、農人的堅韌,還有農村靜水深流的生命力。

承繼家業的青農仍存、重返家園的歸農仍在,或許我們也還能期待,這一片荒涼再化桑田。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