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農兄弟

picture27

七月底,採訪團隊正式進駐三芝,已經第四天了。

前一天,我們跟農會推廣部主任周正男,找尋了一些訪問的名單,好巧不巧,在三生步道旁邊一塊「小地主大佃農」計畫的租地戶,正在採收玉米。

「要不然你們就過去訪問一下他好了,」主任熱心地馬上幫我們打電話聯絡當事人。「明天七點開始採收喔,就在三生步道旁邊,上去就看得到了。機會難得,全新北市只有兩戶『小大』(小地主大佃農的簡稱)!」

晚上我們一邊玩著紙牌,一邊聯絡鄭俊彥兄弟。隔天一早六點起床,拍了些清晨美景之後,就馬上騎著單車到鄭大哥的田裏。

「這麼早就來了喔!」鄭家兄弟三十出頭,我們到了的時候還在吃早餐。就這樣開始邊採玉米,邊請我們吃玉米,我們就在吃玉米和採玉米的交錯之中,邊和他們聊著他們的務農經歷。

「放心直接生吃吧,這些都是無農業殘留的。一個月前就沒有再灑了。」作為體驗農場的一部份,鄭大哥的田地當然不會再採收時噴灑農藥了,而代價就是收成會比慣行農法少一到兩成。

那麼為何會想要在這裡做體驗農場呢?其實鄭家兄弟和他們的大姊繼承著父親的一塊地,一開始是經營觀光賞花休閒農場,外頭的承租土地也是種種花卉而已;一直到最近幾年花市的情況變壞,才開始改種地瓜、玉米等糧食作物。也因為轉作以後,使農場的性質改變,才開始讓前來的遊客做採收、種植體驗。

不過,由於鄭家兄弟其實還是以從事農業生產為主,因此休閒農場行銷經營以及管理,確實讓鄭家兄弟忙不過來,而無法兩者兼顧。他們透過在台北工作的姊姊,時常幫忙他們管理臉書專頁和網站,否則農忙時再來處理這些繁瑣的事情,真的吃不消。

在生產方面,鄭家兄弟善用三芝「地瓜產業」量小、質精、隨時可種植的特色,與中南部地瓜的成熟期錯開。「我們承租的地夠大,地瓜產量夠多,跟南部盛產期錯開的時候還有機會競爭;如果量大,就不需要送農會賣,而可以自己送到市場。」

一般而言,農民認為產量大的話,就直接將貨物運銷到果菜市場賣掉即可,否則委託農會銷售,價錢比自賣少去一半以上。

「其他的作物量就不夠大,只能自產自銷比較划算。當然也是我們有經營農場,客戶多,銷路夠才能玩得起來。」產量顯然影響著農民銷售的方式和管道。鄭大哥邊說,也一邊邀請我們來「免費體驗採玉米」,同時,鄭大哥一面講解著採收時的小知識。

其中,團隊隊員盈萱一直對於玉米粉這個副產物愛不釋手,拔玉米的時候一直在底下想找到更多玉米筍。那是一種玉米還沒長大的狀態,再採收玉米期,基本上很難找到。

在玉米田裡,我們不知不覺過了一個早上,我們不經好奇,他們一整年的農務生活。

「地瓜大概是四、五月開始種的吧。一期八十天到一百天左右,種個三期。第二期剛好中南部盛產期,價格會比較低。之後種個西瓜,冬天再種高麗菜、蘿蔔,做觀光體驗。」

對於鄭俊彥兄弟而言,他們希望極大化農場經營的效益。他們善用土地的分區,分別種植各類作物,提升觀光體驗在各個季節的延續性,並善用產期安排,選擇在價格高的時期將農產品賣出。青年農民的投入,確實讓鄭家上一代傳承下來的農場,再次展現土地的韌性。

言談之間,鄭大哥說,他的卡車剛剛陷進泥淖空轉,要我們上去幫忙增重、開出。我們一群人便這樣在車上跳上跳下,滿足了自己座在小發財車上兜風的美好幻想。

「這幾株玉米拿去吧!」臨走前收到了兄弟兩人給的禮物。看著兩人把載滿玉米的卡車開走,這一天的收穫真是豐足。

大概也是農村生活簡單而純樸的原因吧,才留得住兩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在這邊作田!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