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王國

picture23

三生步道是三芝知名的櫻花步道之一,每年三月櫻花季、五月桐花季都讓許多賞花遊客慕名而來。沿著三生步道一路向上步行,遙望對面山坡上那遍野的茶花園,就是謝德勝先生的心血結晶。

人稱「謝董」的謝德勝,在這個耕地其實相當破碎的農村裡,管理了近一甲大的農田,可說是在地數一數二具有產業規模的農人。他不僅重新為梯田賦予不同的農業經營價值,前幾年也創建了筊白筍與大閘蟹共生的生態農場,積極提高大閘蟹的品質和產量,讓農村產業的轉型,變得有聲有色。

在謝德勝先生的田園裡,光是他種植的茶花,就有上百個品種;此外,他也種植了整片俗稱圓仔花的千日紅,以及各類櫻花、桐花、茶花、海棠、松樹、柏樹、鐵樹……等不同的樹種,或甚至在比較有水源灌溉的地區,以半生態工法養殖蟹筍共生田,以增加產業的多元性。

picture24

松柏類木本植物的種植,也需要些藝術天分。謝德勝先生用鐵絲改變樹木的生長方向,彎曲的樹幹更添詩意。

在他的田園裡,他不僅搭建溫室,用以栽培茶樹幼苗,他也販售較大株的茶樹盆景,或甚至將茶樹移植到戶外,沿著梯田小徑種植,供買家參觀選購。謝德勝先生說,有些品質較高的花種,若成長時一切順利,最後都能賣得不錯的價位。

為人海派的謝董,對於分享他種植茶花的成果,也毫不吝嗇。他與社區發展協會合作,打造一條可以讓遊客走進他的茶花園裡欣賞茶花美景的步道,並打算在明年正式對外通行。這些園藝作物,不僅在花季時妝點了三生步道的美景,也成為了社區的公共資產。

picture25

謝德勝先生的茶花園,品種多元,每年國曆十月分左右開花,未來更將有步道銜接。

雖然現在這塊田地,相當具有經濟價值,然而,在轉型成為園藝作物之前,這裡其實是一塊生產品質不甚理想的茶園。二、三十年前,因為農村產業的轉型、工作人口的外移,這片茶園徹底荒廢,而謝德勝其實也和三芝眾多農家子弟一般,在那個工商業快速成長的年代,離開了家鄉的土地。

謝德勝就表示,他曾在外地從事許多不同的職業,包含建築、殯葬等,直到退休後,漂浪的靈魂還是選擇回到家鄉,繼續從事農業的經營。不過,在他的新想法、新概念的產業轉型之下,他的人生可說是再創事業的巔峰。

而另一位也在梯田上以種植觀賞作物為主的傅碧霞女士,與謝德勝先生的作物種類相當類似,只是她的生產規模小。這一天,我們團隊拜訪她時,她正在採收千日紅,準備隔天送到花市拍賣。在這附近,種植類似作物的農友,謝德勝都會幫忙他們一起將花卉載到市場販賣。

然而,對於種植面積較小的傅碧霞女士而言,種花似乎並不如謝德勝說得輕鬆。「種花就像賭博。」傅碧霞女士如是說,「當價格好的時候利潤當然不錯,但也很可能遇上價格不好,賠本賤賣、甚至賣不出去的窘境。」

花卉作物不僅價格風險波動較大,事實上,種植花卉也相當害怕天災。先前我們採訪團隊在颱風天二度拜訪傅碧霞女士時,傅女士就提到,她的千日紅花田,根本來不及搶收,而花朵只能任憑強風豪雨摧毀殆盡。如果又加上停電過久,大型冰箱無法存放已經採收好的花卉,這些花也無法帶到市面上販售。

而風險這麼大,為何這些農人為何會還是選擇以種植園藝作物為主呢?傅碧霞說,比起糧食作物,觀賞用作物的利潤仍然較高,管理上需要投注的心力也較少。有此可知,在子孫輩皆外出工作的鄉村地區,若孩子無心繼承農田,自己要以一人之力管理田園,可說相當辛苦,而觀賞用的作物,是較易經營的選擇。

picture26

梯田上一道道千日紅花海,讓農田地景增加許多繽紛色彩。

不只在三和社區,許多農村一時也同樣面臨了人口老化的問題。尤其耕地與三和社區同樣零碎、沒有大宗糧食作物的地區,田地中都逐漸種起一棵棵的松與柏。這些觀賞作物與糧食作物之爭,在糧食安全與極端氣候加劇的現在,不得不讓人們重新深思。

但另一方面,社區耕地破碎、人手不足、利潤低,山坡地又不適合種植最富盛名的茭白筍,其實因應生產環境而生的觀賞作物,似乎已是最佳的作物選擇。更有甚者,這些觀賞作物,某種程度上,其實也構築了社區的美麗風景,就如同櫻花季與桐花季時,大量的觀光人潮,就為社區帶來未來發展的活力。

而且,甚至是社區較為平坦的水田地帶,因為沒有這類種植觀賞作物的生產環境,土地廢耕和棄耕問題,甚至根本無需討論「糧食作物和觀賞作物之爭」,而是討論「有作物與沒有作物之爭」,相形之下,更值得我們探討關心。

觀賞作物確實可以成為三和社區,甚至是整個三芝,未來農業轉型的一個道路,也是構成農業地景的重要元素。當十月份茶花盛開時,來到這裡,享受各種農村景觀的交織,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農村的美好吧!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