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稻共舞

f_11131332_1

金黃稻浪歲月──梯田成熟時

在每一個三芝人心裡,都有一幅農村景象,那就是從梯田到海邊,一整片金黃色稻浪的美景。在梯田上頭,還會有茶樹整齊劃一的墨綠,點綴其中。

在地居民就常回憶起過去大坑溪沿岸水梯田的美景,每當稻穀成熟之際,由高處向下眺望,一整片金黃色的麥浪隨風搖曳、梯田蜿蜒曲折的樣態搭配遠方海邊的夕陽,一幅優美的農村畫布即呈現在眼前。

這是三芝從前的農村地景,這也是一個茶稻共舞的年代。有水的地方,就有稻米,沒水的地方,就有茶葉。

而在每一個農村婦女手心上,還留著的墨綠色茶漬,是她們採茶的印記。在每一座三合院大埕,斑駁的水泥上,還訴說著過去曬稻穀,所封印住的痕跡。

追想過往,也許有幾分的繁華,但也訴說著無盡的辛勤和聽天由命。

談到稻米在三芝的起源,其實廣泛種植的原因,不外乎就是因為,稻米是一項最重要的糧食,也是漢人傳統上種植面積最廣的作物。

早在乾隆中末期,三芝永定客江氏家族,最早即入墾三芝的丘陵地帶,沿等高線開闢坪仔田(今稱梯田),其中包含當今大坑溪及陳厝坑溪的兩岸。

不過,由於當時台灣農業的生產不僅止於自給自足,而是大量出口農產品到山多平原少的中國東南沿海,因此農田的使用,多具有濃厚的商品性。除了自己食用外,為了外銷賺錢而種植稻米,也是大量生產的主因之一。

picture11

過去梯田頂上多開闢作為茶園,然而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在種植茶葉了。農人們大多改種園藝作物。

茶園開墾與換工文化

到了日治時代,由於台灣開港通商,對外貿易不再只限於兩岸對口,國際上對台灣茶葉的需求與日俱增,且茶葉所能換得的收入較高,原本大坑溪流域較無灌溉水源的旱田以及丘陵高地,多轉闢為茶園。

由於採茶過程較為費工,且許多居民同時擁有水田稻作與旱田茶作,生產期時常重疊,因此需要大量勞力,加緊採收。於是,三芝地區換工的頻繁,成為了三芝在地較為年長的農民的共同回憶。

據在地耆老謝德寶先生的說法,在茶葉尚未機械化前,多數小農從茶園的經營、採收、加工製茶,都是由個別家戶完成,一年茶葉有五收,因此一年到頭的工作量都相當大,也造就了這般傳統換工文化的盛行。

茶葉工廠飄香:茶葉商品化的生活場域

然而,這種鄰里間透過換工所連結起的農村網絡文化,在茶葉製作機械化後,轉變為以茶葉工廠和茶農專業分工的製茶形式。茶農僅負責生產與採收,而後期的烘乾、發酵、製作粗茶的過程,則全部都由當時興起的茶葉工廠代替。

目前擔任八連下圳產銷班班長,專業種植筊白筍的謝德寶先生,就回憶起過去從梯田上徒步擔茶,走到新庄子圓窗附近茶葉工廠販賣茶菁的童年記憶。在當時,茶葉工廠蓬勃發展,全盛時期光是三芝就有十五間茶廠,通常女性會在山上的田區用大剪刀採茶,而男性則負責運送大量茶菁到工廠或是都會販賣。

在沒有道路連接的年代,三芝的農村以每個河谷所切割出來的「坑」作為自成一格的生活圈,大坑溪的生活場域,於是就成為了,水邊有水田、梯田高處有茶園,人們將茶葉擔到圓窗附近的茶葉工廠販售,並由大坑溪出海口的社寮港將這些原料運往大稻埕販售、加工、出口,成為了在地居民日常的生活動線與景象。

休耕、廢耕地普遍:茶稻的衰微

然而到了民國六零、七零年代,在「稻米休耕轉作」、以及因應加入WTO所推行「水旱田轉作計畫」等政策的引導之下,三芝逐漸不以生產稻米為主要的作物。也因為三芝先天上種植稻米、茶葉的環境條件不佳,第二期稻作因適逢東北季風增強,產量較少,又再加上休耕補貼,導致農地不利用時的補貼收入,還大於有種植時的收入,使得農地多荒廢,而人口大量移往城市發展。

picture12

社區內有大量土地長滿雜草,休耕、廢耕的狀況嚴重,更造成病蟲害容易波及鄰近農田。

近年來,雖然縣政府即農會都積極推動休閒產業和鄉鎮特產,然而種植面積卻因人口快速老化,而青年返鄉人數少,因此產量逐年銳減。

另一個問題,則是農地成為投資客為了進行商業炒作,而大量購買農地卻閒置不用的現象。這些不知道已經轉手多少次的農田,地主根本無法釐清,導致社區在整農村規劃上面臨了相當多難題,而農田地景,也顯得越來越支離破碎。

然而,對於三芝而言,走回過去茶葉、稻米的生產,其實並沒有任何優勢。畢竟,三芝的農村作物產量,其實並無法和中南部大面積生產的農村相比。

只是,當一個農村的農業生產,從全盛時期的茶稻豐收,到如今幾乎休耕殆盡,任誰也不可能不憂心,這樣的發展趨勢,究竟會讓農村的未來變得如何。

許多在地居民就相當擔心土地閒置不利用的問題。從電子業退休返鄉務農的周賢男,就認為,祖先的土地不應被後人荒廢,而且若土地太長時間缺乏地力培養,也會造成周遭生產環境的下降。

三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江慶崇也表示,社區高齡化相當嚴重,估計將來生產面積一定會持續銳減,甚至十幾年後無人耕種。

更有甚者,若前人所開闢的水梯田,閒置不利用,這些自然文化遺產,將很快就會乾裂崩塌,而水梯田的生態涵養功能,也將不存在,導致山坡地發生天然災害可能性大增。

長期關心三芝在地農業和文化發展的戴寶村教授也認為,過去「休耕補貼」政策對於農村的衝擊實在太大。他直言,這樣的政策根本不應延續至今,因為在產量不大的三芝,休耕補貼的誘因太大,儘管很多農人,很不捨田園就這樣廢棄,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在乎這件事情了。

picture13

受蘇迪勒颱風的影響,大量農作物被強風吹倒或斷裂。農業經營時常面臨極大挑戰。

他認為,鼓勵休耕轉作,減少使用納稅人的錢在無謂的純然補貼,發展各項特色作物,才能保住農村文化的傳承,不至於消失殆盡。

而近年來,其實有一群退休歸農的人們,他們用不同的方式創造了農村的新貌,也有根本不被休耕轉作所影響的筊白筍產銷班班長,一直以來都未曾離農。接下來,我們將透過他們的故事,來思考三芝農村轉型的優勢與劣勢。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