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絲路

22

寧靜的社寮港旁,狹窄的河道口祉有一條涓涓的小細流,緩緩地劃過細砂,曾經的開闊港口已不復見。

 

社寮港的港內,則稍微廣闊了些,兩邊的矮河堤,仍有斑駁而長滿青苔的樓梯,似乎還存留著過往人們行走搬運貨物的痕跡。

picture7

社寮港在清領時代與日治時代,因陸路交通不足,肩負著農產品的外銷和運送的使命。它是三芝重要的海上絲路,它的歷史,記載著三芝農村的演變。

在日治時代,三芝有主要兩個貨物進出港口,分別是錫板港和社寮港,貨物大多會先由小舢舨從內港載運到海上,再由大型帆船接應。

picture8

這些帆船的目的地是大稻埕,除了需要將粗茶送至城區進行加工,稻米也必須先到城區集貨再一次運送出口。

而社寮港的名稱,即是因為當初客家人移居來台時,當地有相當多平埔族居民的聚落,因而得名社寮。這樣的命名方法在台灣各處也相當常見,社區附近亦有「番社后」、「蕃婆林」等稱呼平埔族聚落的地名出現。

picture9

社寮港是一個天然的河口港,但如今僅存空蕩蕩的遺跡,再也沒有船隻進出了。

這裡曾經是平埔族「小雞籠社」的聚落,在西班牙治理台灣時期,以及郁永河的陴海紀遊中,都有出現這個聚落的名稱出現。

如果再追溯更早以前,在這個河口旁小山丘的背風面,甚至也被發現考古陶片的遺址,附近的番社后聚落,也找到了十三行文化煉鐵的痕跡,這些都說明著,早在沒有文字紀載的年代,這個大坑溪流域的河口,就扮演著相當重要對外聯繫的貨運樞紐。

在地耆老就曾回憶,社寮港在稻米、茶葉蓬勃發展的年代,所有大坑溪(新庄子溪)、八連溪流域,也就是當今三芝新庄、古庄以及橫山大坑等地的農產品,很多農人都會將作物,自行擔運到港邊,準備運送。因此,當時港邊也建立起一間小型棧間,用來暫時存放貨物,以利貨物的進出和搬運。

這樣外銷作物的榮景,從清乾隆、嘉慶年間開始,直到民國約三十年左右之時,才因河流的泥沙淤積,以及陸路交通的改善,而逐漸失其作用。

picture10

除了河口之外,兩側海岸線多屬岩岸藻礁生態,夕陽時分景色寧靜而怡人。一旁用來燒石灰的石灰窯,早已埋藏草堆之中。

然而,社寮港在眾多居民的回憶裡,仍是相當清晰的。因為貨物的運出,象徵著一年的豐收終於有了回報,而江家圓窗開台祖,也選擇在具有地利之便的社寮港附近,建立起一個又一個的聚落。社寮港除了有其出口的繁華歷史之外,圓窗江家也透過社寮港,從大陸進口了相當多紅磚、紅瓦,以供應此地圓窗宗祠的建築所需。

雖然這個港口,如今只剩下相當零碎而片段的資料可供人們回憶。然而,似乎每位還經歷過茶稻共舞那個年代的人,都會提起這裡的故事,也深深地觸發了人們,深入探究在地的歷史和人文的趣味。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