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如何引發仇恨言論

圖片說明/社會如同這個黑板,充斥各式各樣的語言和思想。
圖片說明/社會如同這個黑板,充斥各式各樣的語言和思想。

文/葉承彥

在網路迅速發展的現在,媒體透過網路傳播資訊已屬家常便飯。在此同時,非理性言論的數量也快速向上攀升。我們時常可以見到網友的留言充斥針對特定族群的仇恨言論,這些言論甚至偶爾也出現在媒體的報導本身。

網友發表自身意見,透過互相交流,才能有更完善的結果,這是自由民主的特色之一。然而仇恨言論不只無法達成這個效果,還會引發不必要的情緒。因此,如果能減少這些言論,我們將會有更完善的討論空間。

這類不理性的仇恨言論,最容易出現在何種類型的報導中?是否與其報導的議題有關?是否與其文章本身的論述方式,或是立場有關?我們又應該如何改善,並減少它們的出現?

文本分析的方式與過程

仇恨言論,一般泛指特別針對特定族群(穆斯林、同性戀者、外籍移民等)所為的攻擊性、威嚇性和貶抑性的言論,或是讓人聽來刺耳和不舒服的言語。特定的族群,可以包含種族、性別、宗教、年齡,或是對於某種議題的傾向等等。言論方面,基本上可以包括任何形式的內容表達。

舉例來說,「伊斯蘭都是恐怖份子。」可歸類在針對特定宗教的仇恨言論;「綠色狗和屎代力量都專舔日本屌的日本皇民。」是針對政治的仇恨言論;「記者都是一群不學無術的智障。」則會被歸類在職業的仇恨言論中。

一群來自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的同學,追蹤四大報(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頻果日報)半年來的報導(網頁版),各統計一百份點閱率較高,且留言數超過十則的新聞,分析其仇恨言論的數量、比例及議題面向。獲得了三個比較重要的結論。

圖片來源/WIX網站。

一、政治相關的仇恨言論比例非常高

根據結果,政治相關的仇恨言論佔了全部仇恨言論的55.3%,遙遙領先佔了24.5%的職業相關,以及14.5%的種族相關仇恨言論。整體而言,只要是與政治相關的報導,都非常容易引起網友的討論與回覆,也充斥著比例更高的仇恨言論。比如今年的總統選舉,以及不久前發生的漁船被日本扣押,或是肯亞案引發兩岸司法問題等等。

也許,針對政治以外的不當言論,大家比較能提出明確的質疑,而媒體在這方面的自律,也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的水準。比如針對伊斯蘭教,有很多人已經瞭解,其信徒與恐怖份子根本不能劃上等號;對於臺灣的移工,也有越來越多人認識、瞭解並尊重其文化。然而政治的對立,比較是意識形態的差別,無法馬上辨別是非對錯。「臺灣媒體的腥羶色問題較容易被民眾辨識並提出批評,但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是媒體的藍綠惡鬥。」臺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的執行秘書,葉大瑋女士表示。

對於為什麼政治容易吸引大家回覆,葉大瑋認為:「在討論政治的時候,有很多人會有一種『這是政治,而我是公民,我當然有資格討論。』但實際上卻有許多留言是為了彰顯自己立場而流於謾罵,形成了各說各話的局面,反而失去了彼此對話、討論公共議題的意義。」在布魯塞爾遭受恐怖攻擊,或是王建民復出時,相關新聞的點閱率也都極高,但是回覆量卻非常低。相對而言,在非政治相關的新聞下,也常常見到與政治相關的回覆出現。

二、政治以外的仇恨言論與當時臺灣熱門議題有關

針對仇恨言論比例第二、三名的職業與種族,與近半年來的熱門議題有關,分別是死刑爭議以及兩岸問題。

事實上,職業相關的仇恨言論,幾乎是由針對法官的仇恨言論組成的。因為近年來隨機殺人多數被「輕判」的原因(也包含之前頂新無罪的案子),臺灣非常多的人民開始質疑、討厭、甚至敵視法官。

而近半年來,剛好發生了內湖女童的割頸案件,以及鄭捷遭受槍決的案件。死刑存廢的問題又再度浮出表面。因此,針對法官的仇恨言論比例非常高,造成了職業這個項目佔據仇恨言論第二名的結果。

種族的議題,並非想像中的針對原住民、移工或是新移民等等,反而全部都是針對臺灣人、日本人與中國人的言論。這些言論反映出的是日益極端化的兩岸議題、國族意識以及種族認同等問題。相關的報導與留言也有很大程度與政治重疊,因此常可以在政治相關報導看見這類的種族仇恨言論,反之亦然。

今年的總統選舉,發生了第三次政黨輪替,由以臺灣獨立為黨綱的民進黨執政,而不久前發生的肯亞案件,以及漁船被日本扣押的事件,都進一步催化了這些仇恨言論的出現。我們時常可以在這些報導底下,看到辱罵日本人為「倭寇」(特別是漁船事件),將臺灣人冠上「倭奴」、「台巴子」等稱號,或是攻擊中國人為「支那人」等言論。

三、媒體的報導方式引發仇恨言論

媒體的報導與仇恨言論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媒體的報導又是如何引起仇恨言論?葉大瑋認為,可以從媒體的報導框架來探討:「比如『狼父性侵女兒,竟輕判XX年』,其中的『竟』,明顯就脫離了新聞專業公正客觀的準則,而是流於情感取向。」

若以死刑存廢來做例子,我們可以明顯看到這些框架如何導致仇恨言論。2012年底發生在臺南市湯姆熊歡樂世界的隨機殺人事件,由於犯人提及「在臺灣殺一、二人不會死」而造成輿論譁然,這也是大眾普遍對這件案子的印象。

綜觀當時的主流媒體報導,可以見到,主流媒體幾乎將所有的報導重點,放在「在臺灣殺一、二人不會死」的言論。在一審宣判無期徒刑之後,更出現「果然沒有被判死」的報導,卻完全忽略犯人自身成長的環境背景,也幾乎沒有從法理上討論死刑存廢的議題。因此深化大眾對於此事件「殺人不會死」的印象,以及對判決結果的不諒解。

從這裡可以看出,主流媒體在報導這個事件時,明顯將報導設定在「情感的框架」之中,為了引起情緒並吸引讀者。相對而言,建構在法學,經濟或社會等框架中的報導,微乎其微。

「可是,你覺得媒體工作者會完全沒有相關知識嗎?其實在相對有限的時間下,為了博得比較多的點閱率,他們不得不這樣子寫新聞。」葉大瑋說。也許,我們不用太深入探討整個媒體產業鍊,在分工之下所造成的結果。不過,我們的確應該反思,我們所期待的第四權,在民主社會中究竟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圖片來源/臺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結論

根據研究結果,仇恨言論主要包含政治相關,而政治牽扯到的問題,來自長時段的歷史變遷,並非一時半刻可以解決。而改善的方法,來自於我們每一個人,若能有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這個問題,並逐步改變,仇恨言論的問題才能慢慢減少。

研究團隊決定將這份研究結果,以新聞稿的方式分享給各類與媒體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希望其分享這份結果,讓更多人可以看到,並反思這此問題。同時,也會將研究結果分享給各個教育相關的團體,除了詢問相關對策以外,也期待未來在課程設計上能夠更重視此類問題。

仇恨言論的定義雖存在差異,卻仍具普遍性。學者大眾皆普遍反對仇恨言論的存在,並認為這是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期待未來能有更多人,願意奠基在理性和平的基礎上與他人互相交流;也希望媒體能夠時刻自省,避免只為了吸引讀者而拋棄作為媒體本身應盡的義務。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