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統文化到現代女性主義影響─伊斯蘭文化中的女權運動

Man Praying In Mosque
Man Praying In Mosque

文/徐韻涵、劉若慈

台灣的女性,多少受到中國傳統社會文化所束縛,如古時的裹小腳到三從四德,「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都一再的顯示了「女性」只屬於「父權社會」下男性的附屬品。然而近幾年來,受到西方的影響,女性主義萌芽,女性開始積極爭取自己的權益。

 

在法律上,從小孩從父姓,到由配偶互相商量等民法的修正,無不看出西方女性主義對於台灣社會的轉變。然而我們卻也因此慢慢冠上西方女性主義的眼光,去看待其它非西方國家女性主義的發展,進而將其貼上「女性主義低落」、「女性較為保守」等等標籤。難道在我們眼光中,那些國家的女性,真的就不會爭取自身的權益嗎?本文將探討傳統中東伊斯蘭文化與現代女性主義下的女性權利,並反思未來女性主義可能會走向什麼趨勢。

伊斯蘭文化看似「男尊女卑」的歷史考察

在伊斯蘭世界中,男人可以娶四個太太?

現為輔仁大學、中原大學兼任講師的彭書穎博士表示,從西方視角而言,一夫多妻制經常是穆斯林女性被認為社會地位較低的主因,但從歷史的脈絡觀察,這種制度的出現有其道理。

早在伊斯蘭教創教前,一夫多妻制的形態就早已出現。由於中東的沙漠氣候,造成耕作不易,因此為了生存,商業交易活動是當地主要的生活形態,而駱駝就成為最重要的交通工具。當一部分的男人騎著駱駝作生意,相對有另一部分的人搶駱駝,就會產生衝突和戰爭,因此男人的死亡率高;同時,在這位男人在出去做生意之前,也會交代他的兄弟或者朋友,假如他不幸去世,將由兄弟或朋友負責接手照顧妻兒,因此,一個男性通常會擁有好幾個太太,乃是因為生活型態使然。

上述因為出外經商而戰死的例子很多,也因此發生許多社會問題。彭書穎說,當時伊斯蘭世界一開始建國之時,明文規定一個男人只能娶四個太太,而且要平等對待她們。然而,一個人又不可能平等對待四個太太,後來慢慢有些國家就改為一夫一妻制。彭書穎強調,廢除一夫多妻制並不是統一從特定的時間點開始廢除,而是每個國家、地區,依著他們不同的文化漸漸廢除這個制度,所以我們沒辦法去定論說「從」什麼時候開始廢除的。現在依然有些國家保有一夫多妻的傳統延續至今,或逐步修正,例如鄰近的馬來西亞,即為一例。

小視窗:馬來西亞的一夫多妻制

馬來西亞是是首個伊斯蘭國家廢除一夫多妻制的國家,他們在1990年代停止讓已有妻子的男人再婚,但對於已有四位妻子的男人,他們的夫妻關係不受新法律影響。現在馬來西亞允許穆斯林最多娶四個妻子,條件是第一個妻子同意並證明經濟狀況能夠養的得起更多老婆。

強制圍頭巾是否限制女性權利?

關於戴頭巾的傳統文化規約,其實是以保護女性為名而設。如前述所言,伊斯蘭文化的地區多戰爭與衝突,當時的男性認為,如果女性在外面拋頭露面,會被別人欺負,後來隨著不同的生活環境跟文化影響而有不同規定,形成各地不一樣的風貌。

彭書穎說,最易了解的理由,就是西化程度不一樣。如下圖,土耳其的開放程度相對比較高;而最保守的回教國家,根據圖表與現實來說,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很奇妙的是,我們總以為的保守回教國家都是集中在中東,然而其實中東地區並不像我們所想的那樣嚴格和保守,反而是剛剛提及的海灣國家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常常被我們所忽略的貧窮國家,相較於中東國家保守得多。

舉例而言,位於南亞的阿富汗,保有傳統伊斯蘭教文化的國家,因為政權混亂(特別是有塔利班的政權),人民生活貧窮,女性的地位更可謂全世界最低落的國家,在塔利班政權時,女性全身更要被長袍蓋住,不能露出任何部位。

圖片說明/依照不同地方文化,各國女性頭巾的包覆程度和型態有所不同

小視窗:古蘭經中關於女性戴頭巾的規定

 

「你對信女們說,叫她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瞠,莫露出首飾…」(古蘭經24:31)

 

「先知啊!你應當對你的妻子、你的女兒和信士們的婦女說:她們應當用外衣蒙著自己的身體。這樣做最容易使人認識她們,而不受侵犯…」(古蘭經33:59)

圖片說明/「波爾卡」是一種阿富汗婦女的傳統服裝,據說,已有上百年的歷史,也是當今世上最保守的女性服裝之一。在塔利班統治時期,對於婦女穿著波爾卡的嚴苛規定更是被推向了極致。比如婦女必須用波爾卡把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在街上行走時絕對不能讓面罩滑落,風起時更要註意壓住長裙的裙腳,按照塔利班的規定,只要足踝露出超過一英寸,就會招致輕則蔑視的眼光,重則亂石襲來的懲罰。

穆斯林女性對於包頭巾這件事有什麼不同的意見?

圍頭巾本身就是穆斯林女性特別的文化之一,其實大部份的穆斯林女性並不像我們所想的,排斥戴頭巾,她們反而覺得這是展現文化的一種方式,甚至認為不一定透過要裸露身體證明自己是有自信美麗的。然而,穆斯林女性開始思考,戴頭巾對她們的意義,以及政府強制的關係。她們逐漸發現到,她們不需要以戴頭巾去表現出自己是一位虔誠的穆斯林。

彭書穎提到一個最近的新聞,伊朗政府明文規定女性於公共場合一定要戴頭巾,否則就會被逮捕。最近有一位提倡女權運動以及宗教自由的伊朗女記者在臉書成立一個專頁,「我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呼籲伊朗女孩捍衛自己的權利,使數以千計的伊朗女性站出來,拆下頭巾表達支持;而也有些女性表達,她們願意戴頭巾,但反對政府以法律限制女性的自由。

穆斯林女性並不像我們想的那麼保守或者個性沉悶。其實,穆斯林女孩和我們沒有什麼不一樣,她們一樣享受自己的社交生活、一樣自在地展現自己的情緒。

圖片說明/粉絲專頁「My stealthy Freedom」,提倡伊朗女性拆下頭巾,爭取自由。

未來─放眼看穆斯林女性的處境

西方的女性自由思想,未來有沒有可能引進到伊斯蘭世界?

這是目前較敏感也受矚目的議題。彭書穎認為這是有可能的,但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引進方式,像西化程度較高的土耳其,限制較可能越來越少;至於前段提到較為保守的伊朗,改變或許會逐漸發生,但改變的可能性需從教育開始,造成的影響才會大;而不是只是靠社群媒體上的宣傳。此外,從領導階層的人開始著手也是根本解決的方法,但政府還是害怕是否一旦開放其中一項規定,例如解放女性圍頭巾,是否往後所有的事都要開放。

在一些國家裡,像是阿富汗,有些女性地位還是很低,當地思想也走向極端,甚至忽視正統可蘭經的教導,進而認為女性就是奴隸,工作是負責生育,而被毆打、被欺負是很常見的事情。彭書穎認為,最有用的方式是,讓國際人權團體站出來發聲,引起世界注意。

對於穆斯林女性處境的議題,我們應該如何關注?

在這次的專訪中,我們可以去思考,過去我們因爲受西方世界的影響太深,導致對神秘的伊斯蘭世界有很多不解和偏見。尤其在文化層次上,對於穆斯林女性戴頭巾一事,我們必須理解,並不是所有伊斯蘭國家都強制戴頭巾,也不是所有穆斯林女性認為戴頭巾就是自由的限制,而各地又有因為不同生活環境,而發展出的特定「規則」,或許這些規則都有合理的出發點,但卻也有不合理之處。因此,當我們試圖將西方女權運動的觀點放置在伊斯蘭傳統文化之時,也同時需要回歸歷史脈絡考察:傳統與權利並不能截然二分,並非維護傳統就必然要以限制自由的方式進行,但維護傳統也不該作為限制自由的理由。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