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音景: 用聲音重繪城市印象

(圖片說明:世界聲景之父加拿大作曲家Murray Schafer在1973年的世界音景計劃製作的compact dics)
(圖片說明:世界聲景之父加拿大作曲家Murray Schafer在1973年的世界音景計劃製作的compact dics)

文/黎育如、顏東白

台北捷運系統建構了城市重要的交通網絡,城市的生活與脈動在捷運四條路線中延展開來,共構出了台北城市的獨特圖像。不論是對於平日習慣以捷運做為交通工具的忙碌通勤族,還是以捷運路線做為旅行地圖的外來觀光客,捷運站中疾速來往的列車、時而紛亂擁擠的人群、手扶梯的速度節奏,甚至是醒目的標誌都形塑了台北的城市印象。然而,在感受這幅城市圖像的同時,除了視覺之外,還有聽覺的體驗,不管是記憶中過往捷運列車進站時「逼逼逼」的警示聲,還是於去年底被台北市文化局改造的進站音樂旋律,這些聲音,也與視覺同等重要的去影響了人們對於一個城市的記憶與認同,無論是台北人或是外來者。

突破舊思考 把聲音還給城市

台北城市的繁華與喧鬧,或許已經淡化了大家對聲音的感知,但作家兼聲音考古家的李志銘說,聲音是具有「層次」的,可分別為keynote(基礎聲音)、signal(信號聲音)、sound mark(聲音地標),以台北來說keynote可能是車子、交通的聲音,在歐洲的signal可能是古典的鐘聲,而sound mark則是因人而異,對於他來說心目中的聲音地標,就是自己從小生長在三重埔的菜市場叫賣聲,總是能勾起鄉愁的記憶。因此城市裡的同一個聲音,對於不同的人來說會有差異性,交通的聲音、捷運的聲音可能被某些人視為一種不悅耳的雜音,但亦可能是某個台北人內心的獨特聲音地標,而也正是這種「差異」,使得聲音讓城市發展的脈絡更加多元。

在西方城市發展的脈絡中,聲音原是自然且不加以管控的,但隨著城市的擴張,城市治理的規則逐漸被梳理清晰,於是聲音也成了城市治理中必須去「界定」和「規範」的範疇。而亞洲城市追隨西方城市的發展模式,不論是日本、香港還是台灣,都對城市聲音的態度有了變化,城市「噪音」的界定也隨之出現。台北屬於住商混合的居住型態,噪音的管制較難掌控,而日本則是在1980年代制定出獨步全球的嚴格噪音法規,利用法制去控制聲音,就連要達到「安靜」,都有了絕對標準的過程去評斷。

「如果視覺在城市中可以有多彩繽紛的發展,為什麼聲音無法適得其所的發展,而要去管控它?」研究都市空間已久的台大社會系教授李明璁認為,在城市發展的脈絡底下,視覺展現出了一個城市的個性風格,視覺文化因此越來越重要,但是當提到了聽覺的層面,「聲音」卻因為要去達到一個最大公約數的「共識」,而必須去控制它、消除它。

而早在1970年代,美國溫哥華就已經開啟了「聲音地景」(Soundscape)計畫,提升人們對環境聲響的關注,而日本則是到了1990年代開始用整體城市環境去觀看聲音獨特的文化意義,1993年「日本音景學會」正式成立,開創了音景研究的另一里程碑,除此之外,聲音地景的概念更延伸到日常生活中,東京都的鐵路更有著取代了「機械音」的「月台發車音樂」。對於台灣,李明璁認為,是時候去思考聲音對於一個城市居民在社會、心理、文化層面的多重意義,管控聲音或消除聲音是舊的態度,新的態度應該是更積極的去讓聲音文化跟視覺文化一樣,一起去定義城市的特色、記憶、認同與想像。

用聽覺感受文化的靈魂

對於城市聲音文化的感知,李明璁表示不應該將「文化」看作過於知識化與菁英化的表達,文化是人類生活的方式,關乎到食衣住行、身體以及感官,文化是屬於「五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的。所以在城市的變遷下,在事物的動與不動之間,聽覺也是五感中相當重要的層面,因為聲音會改變我們生活的感覺。

每當談到了台灣城市的聲音文化,李志銘都會提到傳統市場的富有「生命力」的聲景,以及台灣城市中逐漸慢慢消逝的「街道聲音」,城市空間的變遷下讓許多原本傳統充斥著孩子嬉鬧、生命力的街道文化不復存在。而對於李明璁來說,聲音是一種作為無形且具有保存價值的遺產,而市場是每日人們生活的聚集地,它充滿了各種紛雜的聲響,若是在城市的規畫下拆除了市場,他表示被拆除的不僅是一個建築,而是一種「記憶」的消失,且記憶是具有「五感」的。但群眾卻常常直接忽略聲音文化獨立存在的價值,在急於保存視覺的同時,卻也不知覺的鈍化了其他感官的探索。

對比日本的情況,研究日本聲景保存工作已久的李志銘認為日本相當落實「音景財」的概念,不但「保存」了聲音,更進一步去「活化」聲音。像是日本曾做過《日本音風景一百選》,不但有代表日本海洋立國的海洋流水聲,還有至今仍不衰退的鐵道文化,最特別的是古寺廟的鐘聲至今仍能出現於現實生活當中。反觀台灣,二二八紀念公園中的騰雲號被冰冷的被放置在展示玻璃後,供人觀賞,僅有仿真的鳴笛聲撥放音,失去了聲音的靈魂,李志銘對此就表示:「地方景觀靈魂在於它的聲音,台灣視覺文化極致的結果就是只剩表面功夫。」

捷運聲景 重啟城市人的聽覺

「每個人從日常生活做起,你有多急切要記錄視覺,就也可以相對的對聽覺做紀錄」,李明璁認為城市聲音文化的再現與創造,小至個人自我做起,對城市環境不應一直停留在「習慣」或是「差不多」的心態,應多加思索生活周遭的聲音;大則可推廣公共化,「捷運聲景計畫」就是在這樣的思維底下被推動的。

公共運輸系統存在著形形色色的聲音,最為人之熟悉的就是捷運的「逼逼逼」警示聲,李明璁表示若要談及「文化」,應該要讓聲音不僅只停留於「功能」性的提醒,而應該跨足「非功能性」的象徵或裝飾意義,為的就是去傳達、記憶、認同一些特定的訊息。於是捷運的四條路線有了音樂元素的變化,在一開始推動時,當然有不同的反對聲音,但李明璁認為城市是屬於大家的,自然會有不同的品味與喜好,關鍵在於「如何創造一個機制和平台,讓這些紛雜意見很有動能的,一直像活水一樣的去進行感受、討論與改變」,但困境就在於公部門都只「注重防弊而不新立」,多數有著「不做不錯」的官僚心態。

李明璁表示,捷運聲景計畫正是用小題大作的方式去開啟了一個新的文化,鼓勵民眾透過聲音的重新發現,對城市日常生活進行一次又一次的重探,「我們要做的不是以一種高瞻遠矚的菁英角度,去把一個比較好的東西取代一個比較爛的東西,我們要做的是透過示範讓公眾去討論和注意」。透過簡單細微的捷運聲音,讓我們重新思考,人對聲音的感受是因人而異的,不論是對年輕人、中老年人、身障者或是精障者,他們對聲音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像是原本急促高頻的捷運「逼逼逼」聲響,可能會對精障者、聽障者造成心理上的負擔或聽覺上的阻礙。因此這也是一個機會,讓我們透過聲音,去感知城市中生活中的「差異」,放下「習慣主義」,進一步延展自己的感知,思考城市的特色、記憶與認同。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