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力時代,看地球公民們如何攜手護山海

 

(圖片說明:地球公民基金會成員)
(圖片說明:地球公民基金會成員)

文/劉秀玟  編輯/顏東白

環保團體怎麼經營對外關係,讓地球公民基金會告訴你

至今,主打環境議題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已使政府暫緩了若干件開發案,舉辦了多次的反核大遊行,擋下了高屏大湖之建設,阻止核廢料運往法國處理,終止了美麗灣開發案,封存了核四,並促成了空氣懸浮微粒PM2.5數值之公開,以及高屏空汙區總量管制之執行——受訪時,一提及加入組織後所寫下的光榮事蹟,基金會公關活動組組長陳雅晶小姐的嘴角不禁失守。其實,這些令組織感到驕傲的成就,除了針對各個議題努力研究、調查、會勘以外,完善的對外關係也十分重要。究竟,地球公民基金會在公關上下了哪些功夫?

地球公民大風吹,吹什麼?

地球公民基金會長期關注環保議題,2010年地球公民協會和台灣環境行動網整併成立,並於台北、花東及高雄設立辦公室。各辦公室依其在地特性各司其職,位於石化重地的高雄總部負責空氣、工業及環境汙染、責任科技(註1)、能源轉型、非核家園,以及抵制農田變工廠等議題;而台北辦公室則處理山林、採礦及水土方面的問題,又因鄰近立法院,亦擔起國會修法及遊說事務,並支援各分部的曝光需求;花東辦公室則專責經濟建設、道路開發與海洋等議題。

群眾互動方面,基金會亦定期發行地球公民通訊,以親近大眾的語言,製作環境專題,宣導組織的理念。而基於環境議題之多面性及各組織成員專長領域之差異性,地球公民基金會往往需尋求其他環團或非環團之合作,共同處理議題,或舉辦活動。

地球公民總動員,如何進行?

談到基金會推動修法的方式,陳雅晶說,以涉及化學品及法律知識之毒性物質管理法為例,要推動修法,需先與了解化學品及法律之環團,比如環境法律人以及看守台灣等團體一同討論,並召開讀書會、請講師演講,研讀法條及參考國外處理方式。流程走完後,再思考推出通俗的民間版本的可行性,才能進行修法。針對每一項議題與其他環團討論,須經歷的時間不同,這中間的主要差別在於過程有無社會重大議題的發生和媒體的關注。以水汙染防治法修法為例,大約三到六個月就完成,主要就是因為當時日月光污水事件因為紀錄片〈看見台灣〉而引起公眾熱議。

至於公眾活動的部分,舉每年由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統籌之反核大遊行為例,遊行的形式、論述及訴求皆由該平台之核心團體組成籌備會決定,並進行分工。意見在論述上雖會發生歧異,但各團體對非核家園之目標一致,在此大目標底下仍會依自己的立場進行論述、舉辦活動。至於在反核外的議題與其他團體想法不一致時,雅晶小姐說,以水資源管理為例,若目標一致,但策略、論述方向與切入點不同,因有著共同理想,基金會不大可能反駁該團體;若因意見之多元性,使環保署注意到執行方向之多樣性,反倒是件好事。

另外,地球公民基金會亦積極尋求國際合作。於責任科技議題,日月光汙染事件發生後,基金會串聯18國、50個國際勞工環保團體一同連署,寄信給與日月光合作之國際廠商,例如Apple、SONY及台積電等,請求它們勿繼續下單,成為污染後勁溪的推手。此法效果超群——獲知此事後,Apple等外國廠商即派員到日月光廠內了解污水處理狀況。此外,基金會同時也是ICRT(責任科技運動)平台創始會員之一,曾聲援韓國環團、勞工團體反三星活動並連署。

地球公民進國會,怎麼玩?

談及國會遊說及修法領域,陳雅晶表示,政治團體及民代的支持為必要條件。環團提出法規之修訂版本時,得找到3個立委連署提案,並須15人簽署同意。地球公民基金會常與較熟悉環境議題之民進黨合作,例如立委田秋堇、林淑芬等。而除單一黨派外,亦存在跨黨派合作模式,例如推動非核家園時,基金會曾與國民黨籍立委邱文彥及台聯黨合作。跨黨派合作之成功率視議題的民意支持度而定,例如非核家園與採礦議題,立委同意簽署之意願便會大幅提高。

進行國會遊說的同時,地球公民基金會亦推派政治代理人以政黨身分參選立委,以提高組織對議案之影響力。推舉前,基金會先向擬參選人確認其對環境議題之訴求與組織理念的契合度,並詢問其進入國會後將協助組織推動的議案,及提議這些議案優先順序。諮詢完畢,再由董事會開會提出報告,簽訂政治代理人公約,最後向員工說明此次推派的決定。此外,基金會也要求政治代理人所屬政黨之核心理念須符合組織對環境的要求及民主參與精神。而選後,若政治代理人當選,組織亦會嚴格實施監督。

地球公民真心話大冒險

處於資金來源以募款為主,且人力及時間有限的劣勢下,非政府組織總需物盡其用,以最少資源謀求最大成果。雅晶小姐說,依其經驗,由於募款困難,非政府組織之間共用資源往往有困難性。但地球公民基金會完全翻轉了她的認知「我們募進來的錢不只歸地球公民用,它是一個公共財,我們資訊透明公開。」

地球公民不接受政府補助,資金來源以向社會大眾募款為主;基金會募得財務都會徵信公開,公布在網站,並發行財務公報。雅晶小姐接著拿出每年發行的年度公報,上頭以表格詳細羅列募款流向,及各議題實行成效與改進空間。於各議題後方,基金會亦列出一齊打拼的友團名稱,有的議題甚至因合作者過多,僅標上「眾多友團」四字。由此可見,藉著各界於環保議題的持續耕耘,以及組織間共享資源、團結並進之精神,地球公民基金會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辦公室一角,執行長李根政先生書寫的「時和歲豐」剪紙在牆上靜靜守護著基金會。政黨輪替揭開新局,掀起陣陣波瀾,不平靜的時局考驗著各界的應變能力。為讓組織走得更遠,地球公民基金會勢必得繪好對外合作的藍圖,方能臨危不亂,再創佳績。

註1:處理高科技汙染所造成之企業社會責任問題,文內曾提到的日月光汙染事件即屬之。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