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共享經濟到共享城市

 

(圖片說明:共同工作空間)
(圖片說明:共同工作空間)

文/方綺、呂弈欣

在國際投資教育諮詢網Investopedia上,把共享經濟定義為「個人能夠向他人租用或借用其擁有資產的經濟模型」;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在其向客戶所撰寫的報告書中,則將共享經濟定義為「個人或團體能夠運用閒置資產進行營利的經濟模式。」共享經濟一詞看似新潮,但早已體現在許多人類活動的面向上。以台灣為例,由於自耕農普遍擁有的農地面積較小,加上大型農業機具費用高昂,因此發展出由中下游的中小盤商負責購買大型機具,在收成前安排自耕農的收成時間,提供機具租用的服務。與現今不同的是,當時的共享經濟多有其地域性,但隨著通訊網路的發展,此一經濟型態得以打破距離限制,成為新興的產業發展態勢。

有關共享經濟的新創團隊,在2008年後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金融海嘯過後,人們對於消費行為改趨保守姿態,連帶改變了對於持有資產所有權的態度,「使用但不需要擁有」成為共享經濟最著名的一句箴言。都市或許是共享經濟精神最能夠被體現之處,隨著世界各地都市化程度日增,資源在人口日趨增加的都市裡顯得稀少,而在所有資源中,「空間」通常是最為缺乏也最為昂貴的,也因而衍生出許多空間上的創新使用。

共同住宅

擁有一個家,是生活的基本需求,更是許多人心中,對未來的美好想像。

然而,在都市更新、財團炒房、青年普遍貧窮化的情況下,許多人無法在台灣找到自己的棲所。在政策、經濟等結構性問題的影響下,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薪水微薄、又要負擔稅賦,許多人無力租屋,只好選擇蝸居。買房,成為了遙不可及的夢。

過去的居住正義,追求的是人人都要有一個家,然而這樣的理想,前提是「只要你努力,就能有一個家」。在那個房價與薪資比差異並不大的年代,奮鬥幾年,可能就能擁有一套不錯的房子;而現在的房價,卻是許多人努力一輩子也買不起的。

在都市生活的壓迫下,結構性的問題無法立刻獲得改善,因此,出現了一套暫時性的解決方案──共同住宅。簡單來說,共同住宅除了私人居住空間之外,更附帶有廣大的公共空間,透過共同經營與管理的過程,讓居民可以用較低廉的價格,享有更好的社交與物質資源。

在2009年的紐約周刊,其中一篇描述紐約市首個共同住宅計畫的文章中,寫道:公共住宅「能讓人們擁有自己的溫暖窩,但不會和外界疏離,不會感到在冰冷的城市中迷失。」

這樣的制度,讓住在這裡的人們,不再被都市的高壓生活吞噬。即便生活在公共住宅的人擁有不同的經濟基礎、宗教背景等等,但在這社區當中,所有的決策都採取共識決,每個人的意見都是平等的,每個居民可以透過相互交流,進而打造出自己所想要的生活空間。

擁有一個住所,本該是件基本的權利,但這樣基本的人權卻在都市發展的節奏中,逐漸變質。面對一座令人無法生存、負擔不起房價的城市,共同住宅打破了家的私密概念,創造更多人跟人之間連結的火花,最重要的是,這是現階段的青年,可以負擔的起的金額。

(圖片說明:共同工作空間)

共同工作空間

空間昂貴,不僅對都市的居民來說,是個沉重壓力,對於中小型的工作單位而言,也是個頭痛的問題,若非擁有一定的資本額,否則難以負擔市區商辦的高昂租金。

近年來乘著創業風潮,紛紛成立的新創團隊資金多有其限制性,要有固定空間、設備添購,又或者應該把這些資金再投入產品服務發展,對於這些團隊而言,常常成為二選一而不可兼得的事。商辦租用對於新創團隊或個人工作者而言,費用過高,這些新型態的工作者對於空間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在這樣的背景下,逐漸發展出「共同工作空間」概念。

「共同工作空間」概念,主要是讓中小型的工作單位、個人工作者一起租用辦公室,空間提供單位提供一般商業行為會使用到的硬體設備、工商登記服務及負責管理空間營運,替不少單位省下相對較為繁瑣之事,能更專心地投入其事業中。另外,無論對個人工作者或是新創團隊,人脈及互動都是重要的。由於共同工作空間內進駐的團隊組成多元,可能來自四面八方、從事於不同產業,加上開放的工作環境,使「交流」能在這裡頻繁的發生,也連帶鼓勵了各單位的合作,藉由營造社群,將才能稟賦各異的工作者影響力發揮至最大。

共同工作空間的存在,不僅提供了這些新形態工作者較為彈性的空間需求,也體現了都市作為人口移入地,所應具有的人本價值-包容多元的文化以及多元的工作型態。

公共空間能否體現多元價值?

空間,是都市發展的基本要件。也許,我們可以說,空間是一種「結果」,是政治、經濟、文化等力量,不斷的推演後,才形成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空間模式。空間,事實上也是一種社會模式,它標誌了各種族群以及群體之間的相互關係。

當一個地方越來越往都市的方向邁進,公共空間的存在與擴展顯得勢在必行。然而,並不是所有空間都具備容納多元的意識,而這也成為了當今都市發展必須面對並解決的問題。

例如,公共運輸的座位,是不是只考量了某些體型的人的需求?兩性廁所的設立,是不是排除了男女性別之外的其他可能?街道上不太會有長椅的出現,難道是為了防止遊民占用?仔細觀察我們的生活空間,無障礙設施真的足夠讓行動不便者「無障礙」嗎?

我們生活的空間,其實隱約透露著許多歧視。不在這些空間設計受眾之內的人,只能沉默的被排除在外。

空間,作為一種社會關係的展示,常帶給人一種暴力且冷血的印象。如果,未來都市的公共空間設計依舊如此斷裂且狹隘,未來,我們生活的地方會不會變成一把篩子,把所有「不堪入目」的都篩除?

共享經濟到共享城市

「未來的人性將會體現在都市規劃上,而都市空間將會擁有能夠分享、且具有分享必要的特性,包含資源、物品、服務及經驗等。」在《共享城市》一書中,作者Duncan McLaren對於共享城市的未來做了想像。

目前的共享經濟,充分的體現了人們對於閒置資源再使用的創意,也連帶使著許多團隊投入這塊新興的商業市場。共享城市的概念,則是共享經濟的再進化,旨在藉由「共享」,將過多閒置的資源活化,範圍擴及人們最基本的身理需求到衣住行育樂等個生活面向,提高資源使用率,連帶也能冷卻大量消費的風潮,減少浪費。在許多城市已能看見公共設施的共享案例,如提供城市民眾租用的自行車服務,在全球各大城市已相當普遍;米蘭目前也逐漸推行共有汽車租賃,提供當地人民擁有自駕車外的另一種行動方式。

除了生活面向變廣之外,共享城市也強調將資源分享給資源相對不足的社群。如西班牙畢爾巴鄂(Bilbao)所設立的共享冰箱,將過多的食物分享給當地的街友或有需要的家庭;為歐洲難民潮而興起的Refugee Welcome平台,則是為了解決歐洲難民需求而發起的難民版Airbnb,通過出租房間的方式,解決難民的住宿問題。

整體而言,共享城市是建立在共享經濟上,去反思一個嶄新的都市型態:將「共享」概念與商業脫鉤,放大到人類生活更全面的層次,擴及到更多的族群。藉由共享的方式,滿足生活在都市裡的所有個體的需求,將多元的價值體現在都市規劃及設計之中,創造以人本為中心、更為兼容且友善的社會。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