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教育沒路用,真的嗎?

記者 許紜溶、吳玟嶸、曾毓涵

每當七月指考後,眾多考生都會面臨如何選系的困難,多數考生在選填志願時,常會將未來的就業情況納入考量,進而選擇前途看好的工商科系,而非中文、歷史和外文等人文科系,而這樣的選系趨勢似乎並非毫無道理。事實上,今年三月底,國內跨部會調查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情況,顯示出人文類畢業生的月薪平均僅有三萬三,幾乎是各類科系薪資最低,但難道人文教育真的一無是處嗎?難道人文素養對職場毫無益處嗎?以下藉由訪問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林從一、東吳大學物理系教授劉源俊,來探討台灣逐漸式微的人文教育為何重要!

從時間、空間、自我認識中,培養人文素養

人文教育的目的是要讓學生有人文素養,而究竟什麼是人文素養?

林從一認為,人文素養屬於人格的養成教育,目的是為了使人更具有人性,並以同理的角度,去理解人性的需求、情緒以及苦難,他並強調這是屬於一個程度性的概念,並非到某一界線就會成為文化人。

另外,他也提出陶塑人文素養的三個面向:時間、空間和自我認識。在作為縱向發展的時間軸中,不論是事件或過去的人物,都屬於人類歷史的一部分,藉由與歷史對話,才能理解不同時代下人類的情感、知識和觀點;在作為橫向發展的空間之中,藉由了解跨國文化與多元的人類社群,來累積自身的人文素養;自我認識即為對內在的摸索,藉由開發冰山底下的自我,來把人性展現於生活之中,而除了以上三個面向,也可藉由學習專業理論(例如:社會學、心理學和哲學)來形塑成一個完整的人。

而教授物理多年的劉源俊對此則有著不同的詮釋,他認為,人文教育應該從知識、方法、精神這三個方面來看。第一是知識,所有的學科都是人文學科,因為都是源自人、都是為人類文化服務,比如:科學是先有實驗,再有理論,然後再對理論做詮釋,可以說科學也是屬於人文重要的一環;第二是方法,比如社會科學的研究對象是社會,自然科學的研究對象可能是無生物、生物等等,因為研究對象、研究方法不同,因此才分科系;最後則是精神,人文的精神包含了大眾普遍認為與人文對立的科學精神。科學精神要求「是」、「善」、「美」,要務實、明理、善用,而人文精神除了包括科學精神外,還含有宗教、藝術、民主、倫理……等等更廣泛的涵義,科學本是人文教育,是人創造出來的文化,用於提升個人的文化水準。

a4c2c3_c8521f7fddf3448d8797ab6e5555d177-mv2

(圖片說明/林從一,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之前在台北醫學大學擔任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以及人文講座教授,也曾在台灣哲學學會擔任會長。)

培養人文素養,對社會產生同情、共感

而在了解人文素養的定義後,我們仍需了解人文素養到底哪裡重要?如果我們沒有人文素養,又會怎麼樣?

對此,林從一援引孔子的一句話:「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大意為:本身的獲益需伴隨他人的成長才能達成。)林從一認為具備人文素養,才能加深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及信任感,對人的心態和行為才有更敏銳的認識,他並套用康德的說法:「人即目的,不是工具。」因此,若缺乏人文素養,人將只把他人視為達成利益的工具。

此外,林從一也舉例道:我們可以想像當一個缺乏人文素養的工程師在建一條新道路時,可能會破壞附近生態環境,雖然工程師發揮所長專注於完成分內的工作,但因缺乏人文素養的薰陶,導致其眼光狹窄,枉顧周遭人文生態環境。因此,林從一認為具有人文素養,才能對人、環境及社會產生「同情、共感」的思維,帶著較同理的心態去關懷周遭的人事物。

而劉源俊則表示,沒經過人文教育薰陶的學生,較不習慣閱讀,也無法適當地表達想法,因此對物理理論的理解會不夠透徹,出現偏差的思維,導致學生在學習物理時,偏向以做實驗的方式來取代傳統的讀跟寫,然而,長久下來,物理學說將不會有所創新,物理的知識更無法被確實理解;反之,若能接受人文教育的薰陶,就能夠對理論理解得更透徹,也能更好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專業知識、人文素養並非全然對立

在台灣社會中,普遍存有「重專業輕人文」的觀念,如某立委曾說:「社會系啦社會所,嘿系咧(「那是在」的台語)研究啥?」,然而,如同此類的觀念,除了影響大眾容易輕視人文素養、人文教育的重要性外,似乎也形塑出專業知識與人文素養是相互對立的觀念,但是專業知識與人文素養事實上,並非完全對立的。

林從一認為,過度區分專業與人文教育是不恰當的,因為兩者多有重疊之處,例如:法律是由人創造且多包含對於人的約束,其中具有法理學與法哲學(即為法在人性、社會與政治之間的構成關係),若缺乏這些邏輯上的思辨能力,抑或缺少對人性的理解,法官將可能以較偏差的心態,去詮釋、運用和修改法條,間接導致恐龍法官的產生。

林從一更進一步提出實例:美國的法學教育從學士後開始,他們較喜歡錄取以哲學為主修的學生,因為哲學系的學生較具備邏輯思考能力、概念分析(即定義何謂善惡、規範和行為後果)技巧,以及抽象性思考能力。因此,林從一表示專業科目與人文教育不該互相對抗,而是應該要相輔相成。

專業素養與人文素養的相輔相成

林從一提道,哈佛曾針對畢業生做一項調查:該校畢業生認為專業科目對他們的影響比較大,還是通識教育呢?調查顯示年齡小於四十歲的人,大多認為專業科目有較大的影響,但四十歲以上的人反倒認為通識教育帶給自己的影響比較大,其原因為當這些畢業生年歲漸增,當上領導者時,他們才逐漸體悟通識教育對於領導他人、與他人相處的重要性,而這樣的調查結果也顯示出無論是專業科目,或是通識教育,兩者其實都深深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在服務導向的行業中,具備人文素養的人,較能使公司的商品、工具和服務,以更切合人類需求的方式呈現。此外,未來的發展快速,許多知識將被機器取代,所以專業將不再是就業的唯一導向,林從一認為:我們不該被「急於看到成效」的心態框架住,因為過得快樂也是很重要的,主修中文的學生未來也可能成為企業經理,主修哲學的學生也並不一定就是要成為哲學家,所以若以主修科系來侷限自己的眼界,反而會因此影響未來就業時的適應力。

劉源俊則認為從成就來看,許多念中文、歷史、哲學……等人文科系畢業的人才都有很好的發展,證明了念人文科系並非無用,比如:趨勢科技的創辦人之一-陳怡樺即是哲學系畢業。劉源俊認為要使人文科系再度被重視,首先要改善整個大環境的問題,不應該只要求未來的成就速成而認為念人文科系沒有用,而應培養宏觀、長遠的眼界,不侷限自己所學之科系,結合跨領域知識,同時培養專業技能和人文素養。

(圖片說明/劉源俊,台灣物理學家,曾擔任東吳大學和臺北市立教育大學校長,現為東吳大學物理系名譽教授、《科學月刊》董事長。)

政府輕視人文教育,使其推廣不易

劉源俊認為社會上普遍有著「人文素養不重要,只要把專業顧好,可以填飽肚子就好了」的觀念,是急功近利的想法。家長過度擔心孩子的飯碗,所以技巧性地「暗示」孩子修習專業科目、貶低人文科系的觀念雖不慎妥當,卻也是人之常情,然而政府卻不應該有輕視人文教育的想法。

在「高教擴張」的政策下,發展出許多不健全的大學(有些大學缺少了哲學、文學、歷史等人文學系),政府應讓各科系均衡發展,而非僅是極力促進產學合作、技術轉移或專利聲請……等等功利性政策。

根據《大學法第一條》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先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再以提升文化,最後為服務社會及促進國家發展,然而政府卻強調產學合作,僅針對後兩項做加強,這樣便顛倒了大學法中應重視部分的順序。

林從一提及,因為大學資源的不均勻,導致普遍大學重視研究成果大於教學品質,使通識教育無法獲得良好的資源,間接造成學生缺乏自主意願選修通識課程。另外,林從一亦提及創辦政大書院的動機,就是為了避免宿舍成為「工寮」——一個僅為了休息的場所,也是為了讓學生能從住宿學習中獲得全人教育,但可惜由於經費短缺,而推行不易。

落實人文教育,可從專業、通識、課外活動著手

近年來,在各大專院校的人文教育中,多以通識教育作為培養學生人文素養的方式。曾借調至台北醫學大學(以下簡稱北醫大)的林從一提及,北醫大的教育理念是落實「通識教育專業化,專業教育通識化」,即將通識課的水準提升,使其不再是大學生「混」學分的管道,另一方面,也期望將通識中的人文精神,帶入專業科目之中,例如:使醫生以更為人性化的方式治病;但林從一也強調專業教育通識化的程度仍須注意,尤其是有關專業醫學的部分,融入人文素養的程度需拿捏適當,避免因醫術不精而導致意外發生。

而除了從通識教育之方式著手培養人文素養外,林從一也提及專業科目的轉型,能幫助人文素養的推廣,即增加系上有關人文素養的課程(如:法哲學、政治哲學),使學生能在主修課程中,獲得人文素養的薰陶。另外,林從一認為培養人文素養的時機,最好在出社會之前完成,因為出了社會後,將較少的閒暇時光閱讀或是上課,但是若已經出社會的成人,仍積極想培養自身之人文素養,仍可透過修習較具規劃性的社區大學課程,以達成目的。

此外,林從一也表示,伴隨著網際網路發達,未來的教育型態勢必有所改變,人文素養的推廣也能以社群媒體為媒介,使資訊得以即時、有效的流通與推廣,如林從一先前拍了有關「獨立性思考」的影片(https://goo.gl/eVrJ66),即是最佳例證。

而對此,劉源俊則認為落實人文教育的方式分為三部分:專業、通識以及課外活動。專業是本科系中本有的訓練,而大學的通識課程本身即是人文教育的一環,課外活動則包括校內演講和學生社團,學生可藉由多參加演講來擴大視野,也可藉由參與社團,來學習「democracy 集謀共和治」的制度(教授表示『在這裡我不願用民主來詮釋democracy,民主這個詞已經被濫用了,因此我將democracy詮釋為集謀共和』),也就是在嚴謹的開會制度下,以共同討論的精神來匯聚社員的意見,在辯論與激盪中找出運行社團的方式。

若要為人,需兼具人文素養、專業知識

人文科系確實較難與專業科目一樣有固定的標準,來估量學術的價值與成果,比如工學院可以用專利申請、商學院則可用利益取得的方式來評估成就,但許多人文科系卻無法透過這些方式去估量學習成效、學習價值,但我們就能因此而不重視人文素養嗎?獲得知識的目的難道就只是為了出社會後的成就嗎?

「用專業知識教育人是不夠的,通過專業教育,它可以成為一種有用的機器,但是不能成為一個和諧發展的人」—愛因斯坦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