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徵收,藏在高比例同意徵收戶下的問題

圖片來源/Free from wix.
圖片來源/Free from wix.

文/李柏寬

「為什麼連在地居民都支持的土地徵收案,你們這些社運團體要反對?」這個問題,一直是人們面對土地徵收議題時,最常有的疑問。

 

在桃園航空城的聽證會上,贊成航空城開發的建商也如此說著:「99%居民都同意航空城土地開發了,你們這些外來人(指社運團體)到底在反對什麼?為什麼要剝奪我們多數人想要擁有的工作機會與美好未來?」底下則傳來一波又一波在地居民的掌聲和贊同。

根據過去的新聞資料[1~3]指出,台知園區開發案有90%居民同意開發;大埔則幾近98%居民支持都市計畫變更,只有24戶居民反對;桃園航空城更有99%居民同意;對於這些「高比例」的支持者要求「權利」的呼聲,被指為「不重視多數居民權益」的倡議團體,又如何面對這樣的批評?為了讓讀者理解相關議題,我們特別專訪了長期關心土地徵收議題,並倡議土地徵收條例修法的台灣農村陣線副秘書長陳平軒,解開這項長期被誤解的迷思。

「同意徵收」人數統計的謬誤

關於高比例同意土地徵收的問題,陳平軒向我們解釋了這些數據在統計上的可能謬誤。陳平軒指出,同意徵收的人數比例,大多都是政府為了完成其開發計畫而創造的數字。他舉例道,政府會在實行土地徵收準備階段時,先透過寄送「土地所有權人意願調查」的方式,將文件寄送至各家戶,並設定一個回寄的截止時間,要求居民對土地徵收同意與否的意向表態。

但雖有名義上的調查,可是在實際上,大多數的家戶並不一定會準時收信,導致收信時已經超過的截止時間,或是收信後因「不同意也不反對」或無意見而未回寄,但在統計上這些「未表態」者卻被認定為「未表示不同意即表示贊成」,而歸類為「同意徵收戶」,導致在統計上高比例同意徵收的結果。

陳平軒說,關於土地是否被徵收,許多人的表態不見得是「同意」或「反對」,很多人可能是考慮或觀望,而且也有許多居民甚至都是在土地已經被都市計劃更改、或已經納入徵收計畫之後,才得知自家即將被徵收甚至拆除的消息。因此,這些同意的比例並不代表真正的居民意向。

陳平軒也簡單舉例試算,他指出,若只有6成的人填寫意願調查,而其中有80%的人同意,在這樣的情況下,很有可能被視為有80%的同意戶,但實際上只有48%的所有權者同意徵收,甚至不到一半,陳平軒苦笑著說,台知園區的案例就有這樣的情況,可能連簡單的多數決都達不到。

土地徵收不應該是多數決

但就算真的有高比例的同意戶,倡議團體們又該如何面對這樣的狀況呢?陳平軒認為,「土地徵收多數決這件事情本身,也有非常嚴重的問題」。他認為,土地徵收雖然作為國家公益和私人所有權之間的中介,但每個私人的所有權都是獨立的,不應該被圈在一起討論。

陳平軒舉例,假如一個班級裡面,老師要求班上所有學生捐出一支筆,作為全班公用筆使用,所有同學幾乎都同意,只有一人不願捐出。因此老師就強迫將他的一支筆拿走,作為公筆使用。陳平軒反問,就正常邏輯而言,這樣的做法合理嗎?但土地徵收的多數決,就是同一個邏輯。

陳平軒認為,土地徵收必須針對「每一筆」土地所有權,分別進行完整的配套措施和替代方案評估後才能進行,並非多數人同意就能剝奪少數人的「私有權利」。因此,他反對用多數決的方式來討論土地徵收的問題。

徵收必須符合程序正義、公益性與必要性

但若從土地徵收實際的狀況討論時,大多數徵收案都是需要眾多土地集合,以利興建其他公共建設或土地利用方案。若真正落實個別處理的原則,排除多數決的適用,即可能會面臨一個常見的狀況,即某一反對徵收戶的周邊土地都已同意徵收了,那究竟該如何避開那個「中間」的需地?

陳平軒提到,在彰化中科四期、相思寮土地徵收案中,這個問題就曾經出現。他認為,當面對這種情形時,這些部門計畫的需地機關,就應該和該住戶說明為何一定需要他的土地才能完成這項計畫。部門計畫需完整提出各項平衡土地所有權者的替代方案,而這些方案都確實都無法避開該土地使用者時,才得以進行徵收。

亦即,陳平軒認為,土地徵收一定要有完整的評估階段,徵收不僅是最後手段,也須符合其必要性和公益性,更重要的就是程序正義和溝通說明。多數人不斷討論的「徵收補償費」以及「未來效益」等補償方案,如果沒有達成這些最基礎的權利保障前,根本不值得討論。

面對「真正」的同意戶,農陣怎麼看?

陳平軒說,在民主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選擇,他自己會選擇尊重他們的想法,並不會刻意要求這些同意戶轉變他們的態度。他認為,言論本來就是自由競爭的市場,有人同意,有人反對,而倡議團體必須做的,就是說清楚這些計畫可能會帶來哪些問題,讓居民和政府的資訊對稱。如果這些人仍然同意徵收,陳平軒認為,這就是他們的倡議行動和理念無法說服他人,就只好自己繼續努力!

但陳平軒也說,其實很多時候,並不是這些居民同意徵收,或者都是為了徵收補償費而出面抗議,許多居民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論述,於是很直接地透過「補償費失當」來做抗爭的訴求,但其實他們背後可能隱含著更多對土地的想法,包含對家園、文化或生活的感性或理性訴求。陳平軒也說,在農陣協助竹北台知園區面對土地徵收的時候,也有幾位自救會成員,從原本同意徵收轉為反對者的角色。

他認為,改變問題的真正方式,是透過《土地徵收條例》的徹底修正,相關條例的修正草案也已立法院進行討論,希望能改善長期以來政府對農地不合理徵收的作為。

[1] 上千人桃園航空城請願 盼加速開發(經濟日報/2016-04-14)

http://money.udn.com/money/story/5635/1629674-%E4%B8%8A%E5%8D%83%E4%BA%BA%E6%A1%83%E5%9C%92%E8%88%AA%E7%A9%BA%E5%9F%8E%E8%AB%8B%E9%A1%98–%E7%9B%BC%E5%8A%A0%E9%80%9F%E9%96%8B%E7%99%BC

[2] 大埔人挺開發案?民代:98%民眾贊成(大紀元/2013-08-24)

http://www.epochtimes.com.tw/n68790/%E5%A4%A7%E5%9F%94%E4%BA%BA%E6%8C%BA%E9%96%8B%E7%99%BC%E6%A1%88-%E6%B0%91%E4%BB%A3-98%EF%BC%85%E6%B0%91%E7%9C%BE%E8%B4%8A%E6%88%90.html

[3] 別胡亂指控璞玉計畫(蘋果日報/2014-12-24)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1224/529990/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