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把關第一線─公民監督國會聯盟

 

(圖片說明/公民監督國會聯盟LOGO。)
    (圖片說明/公民監督國會聯盟LOGO。)

文/劉永鋐   編輯/廖偉鈞

風起雲湧中的建立過程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於民國97年報導,立法院為民眾心目中最貪腐的機構!那段時期,民間對於立法院的不滿達到高點。順應第七次修憲、任務型國民大會走入歷史、立委席次減半並改為單一選區等新變局,未來的國會對民眾而言充滿著種種不確定性。而隨著國會單一化、委員席次濃縮下,單個立法委員所擁有的權力,比起過往而言更為擴增,故在新的立院會期中,更需要有客觀的指標去檢驗第七次修憲的成果。

民國96年4月18日,原名「社會立法運動聯盟」的「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正式改名成立。山雨欲來風滿樓,公督盟在修憲後詭譎的大環境中萌芽,以提出國會評鑑報告、淘汰不適任立委為職責,欲為臺灣的民主深化盡一份心力。

力求公正客觀的公督盟評鑑

公督盟對於立委們的評鑑雖然力求公正,但是仍會時不時被質疑抱有特定的政黨傾向,諸如「綠營打手」等抹黑造謠式的攻擊亦不罕聞。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對此倒很看得開,他表示,不可能有絕對的「公正客觀」,凡有參與必有立場。至於要如何避免太過主觀的價值判斷呢?公督盟透過制度設計,採行會員制、合議制,避免單一成員鮮明的政治傾向凌駕聯盟全體。

而公督盟另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制度設計,則是實名制立委評分。公督盟的立委評鑑,均是採用實名制的方式。除了將與受評鑑立委有從屬關係的人士排除外,所有參與評分的人都必須署名,並且在單一會期中針對同一立委限做一次評分。倘若是學校提供學生不具名的參與評分,資料儲存上也仍可追溯班級單位,確保對參與者的掌握。而最後的資料採計統整則以取中位數為原則,從而能避免極端值所造成的偏誤。

民眾能發揮監督力量

社會上經常會有對公督盟有著評鑑標準不夠客觀的質疑,一般大眾甚至是立委本人,都有可能因為對公督盟的評鑑機制不夠明瞭而產生誤解。但事實上公督盟在成立至今所做的16次監督報告,幾乎每次都會針對實務,並加以參考立委助理與學者們的意見作調整。在量化表現上也會設定「天花板」,避免因為立委浮濫的追求表現次數而產生失真的評鑑結果。

長久以來,公督盟之所以堅持以量化而非質化的方式,來當作立法委員表現的評鑑準則,即是因為立委問政的「品質」接受程度因人而異。若以聯盟的立場針對立委問政的內容作主觀的評判,極易招致質疑。但走向量化路線也使公督盟面臨「重量不重質」的批評,張理事長這時便呼籲大家回過頭思考,公督盟做立委評鑑的精神,便是喚醒大眾對於國會監督之重要性的認知。大眾若能夠發現部份評鑑優良的立委,實際上問政內容相當空泛,則間接代表公督盟某種程度上已達成它的目標,接下來的近一步監督,就是你我手上的選票了!

教育推廣提升監督國會意識

當然,公督盟的評鑑往往遭嫉。面對惡意標籤以及人性黑暗面,張執行長無奈表示,從事監督工作必定會有阻力,然而公督盟不會退卻。最顯著的一例即是台北市某前任立法委員,在多次被評為待觀察立委後,發表聲明指稱聯盟的成立與前第一夫人之間的淵源。雖然聯盟多次發信駁斥,但該名立委卻並從未調整或收回相關的言論。

面對這類「扣帽子」的挑戰,公督盟最強大的武器是「教育」。張執行長指出,公督盟每年在全國演講場次高達五十場,未來也希望藉由國高中教師的力量,讓「監督立委」的概念深植人心。而唯有將民主政治中至為重要的立法權監督好,倡言民主政治才有其基礎。

希冀代議政治健全發展

立法權在我國政治資源的分配上擁有極大的權力,比如,我國每年每位立委都會分配到千萬元的配合款,而某些立委經常編列款項在許多無謂、浮濫的建設上,藉以討好區域選民。唯有灌輸民眾對立委職權的正確認知,才可以避免類似這種「身為立委卻像里長」的問題產生。至於公督盟更終極的目標,則是將對國會監督的精神與經驗帶到地方的議會,促使我國的代議政治,在中央與地方都可以更加健全的發展。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