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法扶弱勢審查標準 是人道還是分散資源?

文/華振廷  編輯/謝佳穎 圖/wix

工作中突來的車禍,讓42歲的司機阿豐全身癱瘓,成為了毫無知覺的植物人。而當家人為長期醫療花費,申請保險理賠時,卻發現阿豐老闆並沒有替他投保勞工保險,使阿豐無法領取殘障給付,因而決定向阿豐老闆提起訴訟,求償損失。

 

阿豐這樣須依靠訴諸法律來爭取權益的案件在社會上是不勝枚舉,但是一場訴訟的金錢成本並不低,法院仲裁費、律師費、鑑定費等種種費用,往往讓經濟弱勢者無力負擔。面對這樣境況,國家設立了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以下簡稱法扶會),期望透過負擔訴訟的種種開銷,讓弱勢的人也有機會藉著訴訟討回權益。

在104年6月15日,立法院通過「法律扶助法修正案」,更放寬法扶會的審查標準,擴大了扶助的對象與範圍。然而,資源和經費已不寬裕的法扶會,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面對支出與服務的增加,是否仍能發揮原有的效益呢?

法扶收入難增加  支出又不斷擴大

法扶會士林分會執行秘書邱榮英律師表示,歷來司法院的經費挹注,是收入的最大宗。以104年度為例,將近9億元的補助,就佔基金會總收入的八成六。然而這樣的補助相較其他國家,是明顯偏低的。以鄰近的香港為例,人口數僅不過是台灣的四分之一,每年政府卻有近19億元台幣的補助,更不用說日本、歐美等國家,政府的補助金額是高達了數十億乃至百億元台幣。

法扶會剩下不到一成的收入,則來自於民間企業的捐助,以及法扶會扶助人勝訴後的回饋金。然而邱榮英表示,相較其他出名的團體,法扶會名聲較不顯,「得到的捐款不多!」此外,現行制度下,法扶會要等案件兩年結案後,才能向扶助人催討回饋金。「勝訴後拿到賠償的第一時間,扶助人多是很願意付款的,但時間過很久才討這筆錢,基本上很難讓扶助人拿出來。而且他們相對來說經濟也比較弱勢,雖然依法得付款,但多數時候我們還是作罷,不會強逼他們付!」邱榮英無奈地表示。

由於主要仰賴政府部門的捐助,法扶會的收入較難以增加,但隨著新法擴大了適用對象範圍,支出的法律扶助成本也將越來越高。面對開源艱難又增加支出的情況,法扶會的處境是越發的艱困。

人手不足  案件卻越來越多

目前全台執業約8000位律師中,僅不到2400人登錄為扶助律師並接受派案。邱榮英表示,雖然法扶會也會給予扶助律師酬金,「但每個案件至多三萬元,不到一般訴訟平均酬金的一半,公益性質成分居多!」付出的心力與報酬的不對等,往往讓一些律師不願投入法律扶助的行列。

而除了扶助訴訟外,法扶會律師還提供駐點、視訊、電話等法律諮詢服務。這些服務沒有資格審查限制,因而使用的人數非常多。邱榮英提到,目前的司法機關,在信函通知中會加註「若遇到任何法律問題,也請主動聯繫法律扶助基金會」的提醒,這更是讓法扶會的諮詢人數提高,「不時接獲抱怨說基金會電話很難打通。」

申請法律扶助和諮詢的人數,早已逐年的在增長,而在新法放寬資格後,更使得申請人數遽增,案件數量越來越多。以104年度為例,申請案的數量高達近17萬件,成長數為前年度的三倍。這同時意味著法扶會的律師們,將耗費更多時間在案件中。越發沉重的負擔,不僅澆熄律師加入法律扶助的意願,而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之下,也會讓人手更加短缺。

資源有限  有些人卻因免費而濫用

法扶會的幫助對象是經濟弱勢的群體,然而有些投機份子,為了省下訴訟的高昂花費,會千方百計地取得低收、貧民資格,以通過基金會的審查獲取補助。邱榮英莫可奈何地表示:「在香港,這樣的行為會被法律援助署以『詐欺』罪名提起公訴。然而在台灣,基金會僅能以撤銷扶助作為懲罰,無法以法律嚴懲,達到嚇阻效果。處罰金也往往因為追討成本以及聯絡因素等,難以追討到。」

此外,法扶會的律師資源有限,而申請扶助者基於對法律及程序的不熟悉,時常焦慮地不斷重複諮詢做確認,造成資源的浪費。這樣的申請者需要的並不只是法律專業,更需要的是過程中心理的諮商輔導。不過,邱榮英表示:「他們的心理狀況多半與無法解決的法律問題有關,諮商者面對這樣的情況,同時也需要具備法律方面的知能,才能確實達到諮商效果。」而這樣的門檻,使得具有輔導諮商專長者,不易介入幫忙,最終讓律師得花費額外的時間處理法律專業外的部分,也排擠了其他需要法律諮詢的人,無法獲取資源。

面對案件增加  盼串聯資源協助弱勢

雖然新法的修正,讓法扶會面臨了更加嚴峻的挑戰,但邱榮英仍舊抱持著肯定的態度:「法扶會與法律扶助法,本來就是為弱勢的人所設置的!」她認為低收入戶、貧民之外,確實仍存在著也需要被幫助卻被忽略的群體。對於新法將原住民、精障人士、外籍勞工、外籍配偶等群體也納入適用範圍對象中,邱榮英認為是符合法律扶助的初衷,很值得讚許。

法扶會盼望藉由提供法律上的諮詢和訴訟中的協助,保障弱勢者的訴訟權。而面對逐年增加的法律扶助成本,法扶會也正努力與其他政府機構和各議題NGO串聯合作,讓分散的資源整合,從不同面向共同協助弱勢者。期待未來能解決經費上的困難,也讓更多人投入法律扶助的行列,持續地為弱勢者提供一盞溫暖的明燈。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