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法真相看中國宣稱的固有海域

(圖片說明/南海勢力分布圖。)
(圖片說明/南海勢力分布圖。)

文/林偉傑  編輯/郭彥霆、黃化臻

7月12號,來自海牙仲裁庭的南海爭議一案判決結果出爐。中國所宣稱的「九段線」〔註1〕被視為不符合國際法規範,菲律賓在此判決中獲勝〔註2〕。將目光放回台灣的輿論,各界聲音無不將焦點放在太平島被判為「礁」一事。失去兩百海哩專屬經濟海域以及廣大的大陸礁層,各界哀嚎聲不斷,認為台灣在這場大國博弈之下無端受害。

〔註1〕:九段線是中國在南海宣稱的海域。此宣稱的論點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之海域」,並且從中華民國1947年所劃定的,並繼承下來。原本中華民國在1947年在南海所劃定的水域是十一段線,195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動移除北部灣的兩段,成了現在的九段線。

〔註2〕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711-dailynews-south-china-sea-case

在這場裁判中,中國的宣稱以「歷史性水域」為基礎,越南、菲律賓以及美國等等則以「國際海洋法公約」作為爭取權利的重要依據。宣稱「歷史性水域」以及「國際海洋法公約」的雙方都強調自己的宣稱及行為符合國際法規範,對方則否。因此,本文將把焦點放在國際法的淵源及性質, 希望讀者能藉由對國際法的深入了解,更清楚南海爭議真實的政治角力情況。

國際法的淵源

表面上來看,東南亞部分國家以及美國所宣稱的「聯合國海洋公約」因為有白紙黑字明確規範海洋相關的權利及義務,他們的宣稱才有國際法依據。然而,國際法體系的主角並非只有國際公約。由於國際社會沒有擁有至高權力的中央政府,因此可以說這個世界處於「無政府狀態」,自然就沒有一個權能機構能夠壟斷整個國際法體系的建立、維持以及施行。而國際法的建立通常源於以下兩點:

一、國際條約:又分為契約條約以及國際條約。契約條約指少數幾國之間的契約關係,國際條約則是大多數國家皆有參與的協定。

二、國際習慣:此種國際法和條約最大的差別在於,其並無白紙黑字的清楚記載。那麼國際習慣需要滿足哪些條件方能成立呢?一是時間上的連續性;二是空間上各主體的行為一致性。

以南海爭議為例,南海仲裁判決讓中國宣稱的歷史性水域在國際法上的正當性被削弱了。中國宣稱的「歷史性水域」所根據的正當性其實在於「單方面宣稱」的默認效果。單方面宣稱,就是一個國家自行發出宣告、承認、投降、抗議等等。和這些宣稱有利益相關的國家,可以對這些方面行為作出回應;而若經過一定時間後,沒有國家進行回應,在國際法上即形同「默認」。這樣的過程,可以被視為國際社會上「立法」的一種方式:各國對於此種約束及規定的「默認」,大家都知道「潛規則」在哪裡。

儘管經過一系列的國際會議以及各種條約簽訂,歷史上仍有一些例子,說明國家不但不需完全遵守當時已存在的國際法,還可以有自己的「特殊條款」。而這個條款又被國際社會所默認,成為國際法下的一份子。在此筆者舉以下兩個例子:挪威以及利比亞的領海劃分。

(圖片說明/挪威領海。)
(圖片說明/挪威領海。)

挪威「直線基線法」原則的產生

挪威的例子,是在海岸線的認定上做出調整。當初國際法規範各國領海及專屬經濟海的劃分,基準在各國的海岸線.,在國際法上稱作「沿海基線法」。然而,如果我們端詳挪威的海岸線,我們就會知道用傳統的領海劃分方式會遇到技術上的問題。挪威的海岸相當曲折,以此種換線為基準劃分領海及專屬經濟海,挪威的領海形狀將會十分特別。因此,挪威直接將他們的領海基線作出調整。其將曲折海岸的凸岸作為點,和鄰近的點連成新的「基線」,來訂定其領海及專屬經濟海。而此行為隨後得到其他國家認可,國際法上沿海的劃分標準,也從此不再只有傳統的「沿海基線法」,而多出了「群島基線法」及「直線基線法」,供更多國家選擇符合國情的海域劃分準則。

(圖片說明/利比亞專屬漁業區。)
(圖片說明/利比亞專屬漁業區。)

利比亞的歷史性水域

利比亞同樣也有和當下國際條文不相符,但符合國際法原則的領海主張。利比亞沿海呈現向國家陸地內凹的海灣,並且聲稱,此內灣「自古以來」便是利比亞長期持有的海域。也因此,利比亞認為此海域應視為其「固有」的領域,並以此為理論依據,依照此「固有海域」外緣為基準線,劃分領海與專屬經濟區。最後,這個領土宣稱行為獲得鄰近國家默認,利比亞的行為也因此在國際法上站得住腳。

從以上兩個例子我們可以發現兩點:一是上述的國際法性質的特殊性。如前面所說的,在沒有全球中央權能組織的情況下,國際法成為了一個不具強制力的「不完全法」。二是在國際秩序上,法理色彩小於權力色彩。在沒有一個法理秩序基礎的社會,潛規則即為「拳頭就是真理」;各行為主體在這個基礎之上,為了確保自己的利益,例如安全以及經濟利益,透過結盟、離間以及威嚇等方式謀求以求生存。我們可以從這次南海事件中應證這些理論;中國在這一次南海事件中,聲明了不會遵守海牙仲裁庭的判決。然而,這也不完全代表國際法毫無作用:判決出爐後,各方聲音對於中國是否將出兵南海爭論不休,然而有一部分的人認為,基於南海錯綜複雜的政治勢力,以及難以釐清的利益糾葛,中國不會貿然出兵,去保障自己在南海上的宣稱的一切權利。

結語

從這個主題,我們可以看到國際法不如法治國的國內法一樣清晰、嚴謹。它不像我們身邊的憲法、民法、刑法等等法律,有中央的機關遵照法理學來解釋;也沒有立法機構,經過立法院的三讀通過,來確定此規範的約束力以及強制力。透過這樣的認識,我們可以更加了解電視上、網路上所謂的國際法,真正的本質是什麼?這樣我們才能夠分辨,電視上這些政治人物所言是否為真,還是只是為了政治利益,說出一些聽起來頗為正當的言論。另外,在理解到國際法的本質之後,或許我們可以試著抽離當下的時空限制,跳脫國際法的表面條文;從更接近實際狀況的、「規範為零」的角度,去理解國際法條文的演變、思考國際社會的未來。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