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守校規:我們必須學會服從?

圖片來源/https://goo.gl/CbMpwK
圖片來源/https://goo.gl/CbMpwK

文/吳玟嶸、許紜溶、曾毓涵

「學長,明天上學可不可以穿短袖啊?」
「學校換季的時候還沒到耶,去年這時候我穿短袖就被記警告了。」
「蛤~好吧,不過真的好熱喔。」
「忍一下吧,不然你就要做愛校服務消警告了。」

如同上述的情境,經常發生在我們的校園生活中。服從規定,因為懼怕懲罰,或者其他原因,規定的意義不重要,反正我們改變不了,或者改變要花好多力氣,總有人會去做,況且,服從規定不正是法治社會最可貴的地方嗎?

近年來,台灣的校園內外都湧現了一股為學生權利發聲的浪潮,不只爭取廢除鞋禁、襪禁、髮禁跟體罰,還要爭取穿短褲進出校園!許多人擔心這浪潮勢不可擋,恐將淹沒教室內的倫理及秩序,然而這些反校規的抗爭真的只會帶來負面影響嗎?或者,我們可以換個方式思考,這些限制服儀的校規真的有存在的必要性?

限制服儀之校規有無存在之必要?

Yes:統一的服裝帶來整齊的秩序,以及對團體的認同感,更可能成為學生炫耀自己很會念書的工具,對校方來說也方便管理,況且,即使在自由風氣盛行的歐美國家,也有許多學校規定學生要穿制服。

No:秩序的維持未必要有制服才能做到 ,對團體的認同也未必要由制服來投射,舉政大附中為例,該校並無制式校服,允許學生上下學時穿著便服,學生們卻自然而然對該校產生認同感,並自主發起校園紀念衫。另外,方便管理更不應成為管制自由的理由。

Yes:學生的本分就是把書念好,考上好學校,像髮禁就是很好的例子啊!髮禁不正是要讓學生專心在課業上,不要花太多心思在髮型上,不要分心去整理頭髮嗎?

No:在台灣,為了考上好大學似乎可以放棄很多權利,而這種升學至上的風氣,使得許多學生即使面對種種不合理的規定,也只能默默忍受著。然而,難道只要有了髮禁、服儀限制,學生就能專心念書,不再為其他事物分心?

除了髮型和服飾,生活上有更多其他的誘因也可能影響學生學習,例如正值青春期的國、高中生常會幻想戀愛與性、科技進步的現代,幾乎人手一臺智慧型手機,而此類3C產品的使用也使國、高中生沉溺於網路世界,難道我們也要因此限制國、高中生不能分心幻想戀愛與性?限制他們不能使用智慧型手機?所有會讓學生分心的事物都該限制嗎?那學生的人權又在哪裡?這些限制,是為了讓學生完全為了升學而活嗎?這樣的價值觀合理嗎?

生活中會讓人分心的事物實在太多了,與其一一限制,不如試著教會學生如何培養專注力、自制力,並且學會自主思考,自己省思什麼對自己來說才是最重要的,而非事先假定對每個人來說,升學是必要且唯一該有的目的。

Yes:學生就該有學生的樣子!要主張這些東西等到長大了、考上好學校了,有能力了再來爭取!

No:學校是社會化的重要場所,而其所作之教育更是一連串形塑人格的過程。『屬於自己的權利必須要自己爭取』的想法不可能一夕之間產生,若從小到大,學生都處於必須服從校規的處境下,又該如何期許學生在長大之後,有能力之後,瞬間擁有「屬於自己的權利必須要自己爭取」的想法呢?

另外,我們像訓練軍人一樣,訓練學生學會遵守校規、學會服從,塑造出許多擁有相同『樣貌』、不會獨立思考的學生真的適合現在瞬息萬變的社會嗎?或許,適性發展的教育更能建立一個多元的社會?

教育是教服從?還是教思考?

教育有許多目的,服從校規,專心念書,在台灣確實可能有更好的成績,但如果教育的目的只剩下升學和未來出路,那麼會是非常危險的事。若用市場觀點來看,教育屬於需要長時間培育的產品,因此若是僅培育單一模型的人才,未必能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有競爭力,而在追求服從教育與鼓勵自主思考之間,是哪一種比較可能培育出適合市場生態的人才呢?

或許教育該是藉著知識的基本訓練,來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而非僅是為了升學和未來的出路,若校規中存有之不合理處,僅是為了迎合社會期望,那是否就是在告訴學生,為了社會主流的價值觀,你必須學會服從?

教育環境對學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而校規實屬教育中重要的一環,除了對學生權利義務有所影響,對學生的人格發展與形塑也有所影響,校規在人格發展上是教會學生服從?還是教會學生思考呢?

米爾格倫實驗中,顯示服從會產生負面後果。然而,服從並非全然是錯的,比如追求公共利益時,法律也會要求人民服從,但那必須是在經過充分的評估討論後才有可能出現的要求,沒經過討論卻要求服從,才是真正的不正當。要避免這樣的後果,我們必須接受一個觀念──服從未必是好、反抗未必是錯。

民主法治的價值觀不是能透過服從就產生的,是經過一定程度的抗爭才出現的。縱然,這抗爭的過程中,需要多次的討論及思考,其成本勢必會比僅由校方單方面制定來的高上許多,但是在校園內,種種舉措都會影響學生人格的養成,尤其是校規,如果它是不經討論僅要求服從的威權式規定,在一定程度上即是在妨礙學生對民主法治的實踐。

理想校規的想像

一個能夠說服人的規定才能真正安定秩序,這種規定的產生並非一蹴可幾,期間要花費的成本(例如:討論時間、決策方式的改變等)必然高於威權式的制定。

校規,這樣一個存在於教育場所,用來規範學生的規定,我們對其應該有更多的期待,期待它能更貼近法治的內涵,比如校規制定或修改過程中有學生的參與,比如人權觀念可以更確實的被引入,比如它在被施行時,要用更多的時間來說服學生,這樣的校規除了讓能學生實踐民主,同時也能讓學生有思考的機會,而不只是威權式的要求服從。

服從規定,不是因為懼怕懲罰,或者其他原因,而是因為我不認同規定背後的意義,對於不合理的規定我們有能力改變,即使改變要花好多力氣,我們都會去做,因為,容許改變不正是法治社會最可貴的地方嗎?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