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文化】我的課本都被貼紙貼起來了?:玻璃殼下的小溫室──台商子女學校

文/黃化臻

「課本上的敏感詞都用貼紙貼起來了,但是那些貼紙其實一撕就掉。」

自國小四年級至高中畢業就讀華東台商子女學校的陸同學,在談到中國求學的經驗時,語氣有些好笑的這麼說道。她說,這些貼紙還得花老師們很長時間一張一張貼上去,開學時期常聽到老師們關於這件工作的抱怨。

「就是用那種小貼紙,還很不黏的那種,把一些詞和敏感畫面啦,比方說民國或天安門的坦克照貼起來。」

台商子女學校是位在中國大陸,專門為台灣籍高中以下學生所設立的私立學校,涵蓋的年齡層由幼稚園到高中。其接受極小額的教育部補助,主要經費來源是學生繳交的、一個學期約一萬六千多人民幣的學雜費。

目前全中國類似的學校有三所,是在當地經商的台灣商人除當地一般學校和較昂貴的國際學校以外,一個較為折衷的選擇;其原則上為台灣人創立經營,但必須接受中國政府指派一名督學在校內擔任副校長,以了解學校內部的運作。同時學校雖使用與台灣國內相同的教科書,但教科書在入海關時必須送審。

而高中畢業後的升學和台灣高中則是走幾乎一樣的路徑,透過學測、指考或繁星進入台灣或中國的大學就讀。

「有時候九月開學結果課本還沒來我們就會等超久,不然就是來了但還沒貼完。」陸同學笑著表示,還經常有老師向他們說原本預計要考的考試卷卡在海關進不來。而送到他們手上的課本,即是經過貼紙處理的版本。

然而當問起這樣會不會影響到學習?學測和指考中的相關題目你們該怎麼作答?她毫不猶豫的回答根本完全不會,「因為老師都是用講義,講義都不貼的。」

「其實那都是很表面的東西啦,就一個微妙的表面功夫。」

中國官方的副校長制度也是如此;在她求學的期間,華東有兩位副校長,但是那位中國來的督學也幾乎不參與實際的行政事務,「他就是一直請人來給我們唱崑曲聽而已。」

學生餐廳直接接衛星播放和台灣相同的電視節目,在問到言論上是否有受到管轄時,她笑著表示「妳想太多了。」

學校的主科都是台灣人負責教授,在太陽花運動的時候,儘管關注度因為地理上的疏遠感和台灣有很大的差異,同學們也都尚算清楚整個運動的消息。

較為值得一提的是公民課本除了以自我認同和心理學為主要內容的第一冊以外,之後的課程都是用講義進行的;「老師說是因為課本太難訂,而且訂過來又會被貼掉一堆所以就算了。」然而整體而言,箝制的色彩並沒有很重,回到台灣時也沒有發現什麼信息量的斷層。

陸同學認為,台商學校整體的教育環境,和台灣國內其實是相似的;小學四年級轉到華東時幾乎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的改變,但是華東和中國其他的國高中,學風卻有著很大的不同。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在高中畢業後選擇大學時,同學選擇的傾向會受到國高中經驗很大的影響。

在華東從小學一路唸到高中的同學,不是選擇回台灣就是選擇唸國際上其他的大學;「會選當地(中國大學)的幾乎都是本來就唸過當地(中國國高中)的人,傾向很明顯。」

在她的人生經驗裡,似乎華東和台大的接軌,遠比和中國的大學來得自然。

「我從到中國就一直一直活在這個學校的溫室裡,真的要去那邊(中國)的大學,還是會不適應。」

在採訪的最後,她用了「溫室」這個詞,生動的形容了台商子女學校在中國的處境。

 

留言
分享文章,一起逆思!